《她與死神為伴》[她與死神為伴] - 第7章 遺忘女妖

「嘻…嘻…小妹妹快點進入姐姐溫暖的懷抱中吧!」

女人尖銳的嗓音聲線出現在空間之中,它的面貌與方才孟寒安所見的天差地別,詭異抽象的五官按在一個零瑕疵的肌膚之上,拼接而成的樣貌讓它看起帶着非人般的恐怖。

面前這個女鬼張開手指不停的揮舞着,嘴角饞得直流口水,歪斜的眼睛中透露着渴望的神情。

手指尖端的線條操控着孟寒安的身軀,僵硬的步伐在地上拖動。

她的眼神空洞無神,似乎靈魂已經沉浸在世界之端的底側,永不出來。

孟寒安依舊在幻境中拼搏爭鬥這詭異生物,可是現實卻如同送上門的食物,遞到它的嘴邊。

【——地獄之門徹底打開了,這種底層世界中的女妖居然都已逃脫出來…】

消失已久的男人出現在宿舍之內,這回他的身影要比三年前凝聚多得多,已經可以清晰的看清肌膚紋理。

他抬起手,操控着微風將昏迷在地的女生懸於空中,送到較遠偏僻的角落中,然後將孟寒安固定在原地,事情妥當之後才漫不經心的轉過身來,雙眸死寂的看着許久未曾過的『遺忘女妖』。

它的存在是一個悲劇演變而成,但並非所有人都會有所感,或是原諒它所做的一切。

這個東西是由社會上面絕望的女子們,生活在家庭痛苦、爭吵、暴力虐待等等這些悲慘的回憶,而形成負面情緒組成的女妖。

它們從出生就充斥着邪惡本能,喜好吃食男人的心、肝、脾、肺等各個器官,尤其鍾愛花心男人們的腦幹,會從觸手分出尖銳吸管扎進腦後主幹位置,如同喝水一般將其喝乾。

【你怎會出現此地?】

男人略帶疑惑的眼神掃視這女妖的身體周圍,並未發現何處不對的地方。

門把手旁邊佇立的女人,牽着絲線的手微微顫抖,發出痛苦的哀嚎叫聲,感覺整個鬼都不好了,面前這個陌生存在的男人為何威壓如此沉重,快要將其碾碎在地。

女妖屏住呼吸,偷摸操控旁邊的硬物,向著男人襲過,吸引男人的注意力,另一隻觸手按壓在門把之上,隨時做好開門逃竄的準備。

雖然主人下達過命令,要將『鑰匙』擊殺於此,阻擋者格殺勿論,必要時候可以催動身體之內的武器,但遇到這種強者,連反擊的念想都升不起來,如何在他的眼皮底下擊殺……

更別提身體內的武器,要是成功激活,它也就不復存在化為灰燼點燃武器內膽。

男人一揮手,砸向的重物就失去重力停滯在空中,跌落在地。

它青白的眼睛死死的盯住男人的一舉一動,口水已經不再流淌,「你到底是誰?」

男人回頭看向孟寒安的方向,發現她的靈魂還未出來,才轉身語氣冷冰冰的說道:「我是誰,你應該先回答我的問題吧!」

原本的問話從他的嘴裏說出成為了強硬的肯定句。

女妖見面前的男人軟硬不吃的態度,心中暗暗琢磨一通,居然如此重視身旁的『鑰匙』,這不是給它反殺的機會,若是行不通還可以用來威脅。

它將雙手背過身後,十指化為透明線條連接着四面八方的陷阱,隨意的勾動指尖讓其操縱的陷阱出現於男人的身旁。

原本還算平靜的空間之內,危機四伏,隨便一個常見的物品都帶着劇毒在準備攻擊的路上。

『——嗖』

掛於欄杆上方的衣架化為弓箭射向男人,周遭地板上面的毛毯從軟乎乎的腳感化為鋼針般的堅硬。

更別提原來就帶着金屬物件的鋼筆、戒指、項鏈…這些東西匯聚在一起形成體型較大的網狀兜子,但上面卻不是平滑,而是凹凸不平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