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死神為伴》[她與死神為伴] - 第6章 三年後(2)

她靜下心來,將手指划出傷口,擠出血液,以空氣為符紙,血液為硃砂。畫出專門針對詭異妖魔生物強有力的毀滅性咒法——『天罡伏魔咒』

懸浮空中散發金光的符紙發射出萬道白色光氣,將整個宿舍清理一空。

光芒散去,粘液怪物身體已經滿是空洞,從中滴落粉紅色絲線連接着血肉組織,它們在變換着方向,促進血肉的癒合。

粘液順着絲線連接處擴散開來,惡臭的味道從身體內飄散出來,它將手臂撕扯下來,扔進孔洞之內,絲線看見食物自主吞噬,身體殘缺部位生長速度加快。

「——啊!這到底是什麼?寒安快來救我啊!」

舍友七竅流出純白液體,糊滿了整個臉龐,她伸手擦拭臉上的不適感,卻發現這液體之內竟然有着生命,它們在手心不停的蠕動,液體中還帶着皮膚碎屑。

孟寒安對這一切都有些慌張,面前的粘液女人還未解決掉,舍友那裡又出現別的問題,她後退兩步,側過身子看向舍友的面容:「你這是觸碰到什麼地方了嗎?」

舍友神情惶恐,雙眼之間充斥着迷茫與恐懼:「什麼…都沒有…寒安你快救救我!」說完之後,嘴裏不受控制的咳出白色液體,眼睛已經被白霧稱帝覆蓋。

孟寒安抿了抿嘴唇,沒有回應舍友的問題,從衣服內掏出一個黑漆的珠子遞到她的手中,「握住,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能丟掉它,不然我也保護不住你。」

面前的一切都是由那個女人而引起的,要是不把源頭解決,舍友是如何都不能再恢復成原樣。

說完,離開這裡,前去那詭異的地方,勢必要將其消滅在這裡。

屋內狂風驟起,孟寒安披散着的頭髮也被吹拂在空中,雙眼被冷風刺激着,癢意、刺痛眼球在抗議着。

她只得將眼睛半眯起來,小心翼翼的向著佇立在原地恢復致命傷的詭異前去。

女人看見她來時的步伐,卻並未有任何動作,保持着原本的姿態,只不過身體內癒合的絲線已經布滿了整個五臟六腑,將其護住。

「這什麼鬼東西?」孟寒安眉頭緊皺,嘴角不停的抽搐,將手機掏出,拍了一張照片發給了婁清。

見女人未曾有動靜,憑藉著國人傳統美德,趁人病要人命,掐着咒訣就衝上前去!

一時間,女孩的喊叫與狂風交織在屋內,孟寒安心中隱約感到不安,心跳速度愈發嚴重,似乎要從喉嚨中蹦出。

她將被『虎紋帕』包裹嚴實的手臂,伸向孔洞之內,想將絲線全部截斷。

心中怪異的情緒控制不住的嚮往冒出,額頭已經被汗水霸佔了地盤。

明明已經接觸到絲線,為什麼在意識感覺卻有着遙遠的距離,手中觸摸着的實物就如同虛擬產品,毫無重量可言。

孟寒安整個臉龐如青灰色,嘴唇不自覺的啃咬出猩紅的血液,她像是被迷惑心神一樣,張開雙手投入進詭異女子的身體中。

一步…兩步……

距離完全踏入身體之內只有短短的半步路程。

周圍的一切都變得寂靜,寢室里所有的物件消失不見,只留下了孟寒安以及這個詭異女人。

從女人身上分散出多根觸手連接着寢室的各個角落,衣服在不自覺見已經成為破爛,露出腹部。

腹部之上居然有着人的面孔,在掙扎、嚎叫、哭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