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死神為伴》[她與死神為伴] - 第6章 三年後

三年後。

孟寒安成功步入大學生涯,通過院長的介紹進入一所里世界大學。

在這三年的時間內,她再也沒有遇見各種陰謀詭計,就連身上的妖峙劍都如同消失一般,再無聲音傳出。

脖頸上面的刺青也黯淡許多,再有個幾年時光也就徹底泯沒、了無痕迹。

慶幸的是,在這幾年的時光中,她與婁清的關係從原本的表面點頭之交變為互相刻意調侃、關心略帶些許親情的感覺,增添一抹鎖鏈捆綁她枯乏無畏的世界。

她掌握住身體自帶的靈力以及道法的應用,可以進行初級步驟的除鬼任務。

與此同時,常常與婁清進行戶外練習以及增加閱歷的磨鍊。

*

孟寒安躺在宿舍的硬板床上面,神情呆若木雞的看向天花板上掉落的白漆數了起來,時不時從角落爬出幾隻小巧的蜘蛛四處尋覓着食物。

下方學習入迷的舍友肚子發出抗議的咕嚕聲,她將手中的書本放下,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站起身來,走到孟寒安床邊,輕敲她的腦袋:「寒安,別發獃了!該去上食堂吃飯了,來晚可就什麼都沒有!」

孟寒安從自我世界中走出,掃視一眼上方較比其餘小蜘蛛大了好幾倍,軀體也與它們不太一樣,腹部呈現出人臉的樣子,爪子上的絨毛根根分明,吐出的絲線圍繞着寢室各個方位點進行布置。

這蜘蛛……有點問題。

雖然比它大的存在比比皆是,但是從未有過如此機敏,靈活,彷彿這蜘蛛存在着人類意識。

而且它好似時刻在覬覦着下面的人類,一種獵物於捕獵的感覺出現。

看樣子它已經等候多時了,等到舍友離開再解決掉吧。

舍友發現孟寒安又一次發獃的樣子,只好推了推她的肩膀:「喂,該走了,別發獃啊!」

孟寒安長嘆一口氣,最近身心過度勞累,頭疼愈發嚴重。

不光得操心學習方面,還得管控學校附近的鬼怪,將它們驅趕或消滅,誰讓她接了這打掃學校的任務,拿人錢財替人消災啊!

孟寒安搓了搓壓麻木的手臂,血液流動緩慢讓它有些發青,然後慢條斯理的坐起身子,穿上鞋,走到身旁,「走吧。」

舍友手已經觸碰到門口的把手上,準備向下壓去,而那鐵鏽包圍的金屬門把附近冒出鮮紅,散發著惡臭的粘液,猶如放置許久的史萊姆粘液又似流淌着的血液凝固形成的軟體鬼怪。

粘液順着接觸的肌膚,緩慢攀爬,將她的手全然吞噬進身體內。

孟寒安焦急的跑向身邊,伸出兜內的道符準備施展將其拔除,「躲開——」

道符扔向粘液上方,自然被幽藍火焰燃燒。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下面的鬼怪卻什麼也沒發生變化。

粘液還在順着手臂擴散,對道符沒有一點反應,甚至速度要比方才更加快速。

孟寒安瞳孔猛地一縮,那粘液竟然幻化出人型,樣貌居然與舍友一模一樣。

它站在舍友的身旁,粘液狀的手臂包裹住她的全身,舍友的面容像水墨畫一樣褪去,就如同被橡皮擦拭乾凈一般,五官逐漸消失。

而它的樣貌、身形卻愈發明朗,可以說是將舍友的全部索取一空。

孟寒安實在沒有辦法,這種生物她還是第一次見到,但也不能後退半步,面前的舍友可是活生生的一條人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