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死神為伴》[她與死神為伴] - 第5章 燭陰

待男人消失過後,玉佩後知後覺反應過來,從中飄出一個妙齡少女,渾身發抖的貼近婁清的身上,雙眼含淚弱弱的說道:「小婁清,方才那個男人好可怕啊!」

婁清看了女人一眼,活動一下已經僵硬的手臂,不再說過多的言語,也未曾搭理這個後知覺的女人。

「恩——」

孟寒安發出**的動靜,從沉睡意識中驚醒,睜開眼睛發現屋內的一切雜亂不堪,有些地方的物件已經不見蹤跡。

這是什麼情況?

她怎麼會昏迷在這個地方?

雷卓院長為何也與她一同昏迷、不省人事?

而面前這個漂浮空中的女鬼又是何時出現的?

看見孟寒安已經清醒,婁清走到她的身旁,蹲下撫摸着她的頭頂,找尋方才男人所留下氣息的蹤跡。

可是他什麼也沒發現到,身邊的女鬼也躲在距離很遠的地方。

彷彿面前的孟寒安是什麼吃人的魔鬼一樣!

這孟寒安與方才那個恐怖氣息的男人到底是何關係,這木劍居然還是有劍靈存在?

為什麼這麼長的時間都未曾聽說過它的外號以及它存在着自主意識?

婁清對這些發生的事情,感到匪夷所思,面前的女孩到底是何等存在,這些未知鬼怪們為何都復蘇於她出生之後的時間內?

機械人發出被撞擊的聲響,它不停的被身後的妖峙劍拱着向前行走,它的傷害輕而易舉就將機器鐵皮破碎,露出機械內部線路,以及心臟部位的那一小塊藍礦石。

藍礦石被妖峙吞噬殆盡,只留下一個窟窿洞,證明剛才所發生的事情!

它吞噬完能量之後,混沌意識也逐漸清醒,飛向孟寒安的頭上,蜻蜓點水般的觸碰到她的頭頂。

在那一瞬間,孟寒安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從頭頂傳輸進身體五臟六腑之內,四肢不受控制的在抽搐擺動,整個人像是中邪一般,透露着詭異景象。

劍身在不停的縮小,小到如同一把挖耳勺般的大小,隱蔽藏於髮絲之中。

孟寒安抽搐停止,眼睛閃過一道紅芒,脖頸之上浮現一抹刺青,目光渙散的打量着四周的環境,一副失了魂的模樣。

這刺青有點像龍,但由於現在所流傳下來的龍的樣貌相差甚多,它全身被漆紅的鱗甲包裹,身上類似蛇一般,臉上卻如同人臉,樣貌雖然看不清,但隱約從中感受到非人的氣息。

眼睛一睜一閉,空中有着白霧出現,日月踩在它的腳下。

「燭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昏迷許久的雷卓院長終於清醒過來,他攙扶着婁清的手臂,急匆匆的向著孟寒安的方向直奔而來,連腳上的布鞋掉落一隻都不再理會,眼中只有那神秘莫測的燭陰刺青。

【小屁孩,快點給我找吃的,不然我就一口生吞你的血肉!】

孟寒安原本有些迷惘的意識,被突如其來陌生男人兇狠的威脅聲的聲音給驚醒。

她表情瞬間陰沉下來,眼神尖銳,嘴角向下聳耷,渾身上下散發出生人莫進的氣息。

「你到底是誰?」孟寒安語氣強硬的問道,手在下面小幅度的擺了擺,微微遠離他們二人。

婁清二人也發現情況不對,停止腳步,輕輕的從身後桌面上掏出監測儀,查看現場是否有未知存在體。

監測儀一動不動,指針還處於待休狀態。

他回過頭,看向從方才召喚結束後就沉默不語的女人一眼。

它的臉上浮現着神秘莫測笑容,饒富興味地眼神注視着孟寒安。

算了,它已經廢了,還不如靠自己!

婁清掏出手機,將信息打在上面,『沒有——』

沒有?

孟寒安屏住呼吸,尋找木劍的身影,她隱約在昏迷中聽見有人在交談,但在醒來之後,現場就只剩下他們三人。

木劍也消失不見,難不成?

她還記得昏迷之前,機器曾經說過一個名字。

「妖峙劍?」疑惑的語氣從她的口中說出。

【恭喜你答對了!但是沒有獎勵,快點給我找吃的,不然你們這些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