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死神為伴》[她與死神為伴] - 第4章 劍靈妖峙

「別在意,他只是還沒過去那個坎,不是在對你釋放不滿。」雷卓院長臉上露出舉棋不定的神色,長嘆了一口氣解釋道,「我在此深切的希望你能加入我們特殊研究所,不管是為了什麼而來,我們的目標都是一樣的。」

孟寒安對方才變臉的婁清並未感到意外,在潛意識當中就認為剛才與之相處的表現都是虛假的偽裝,就連他的大笑都不是出自於內心。

「沒事。」她聳了聳肩膀,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將手中一直緊握着的紅布包裹嚴實的木劍解封。

手臂僵硬的抬起木劍遞到老人的眼前,抿了抿乾癟的嘴唇,「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雷卓院長表情嚴肅下來,語重心長的囑咐道:「這把桃木劍方才你們二人過來的時候,婁清應該說於你聽了,不過有一些他也不知道的秘密就是,這桃木劍其實屬於上三家的東西,原本是一個除魔衛道的武器,後來被壞人污染變成嗜血的妖刀,被上面高層的大人封印之後,在十年前卻突然消失不見,最後出現在你的身邊!」

孟寒安低下頭看向手中輕飄飄彷彿空無一物的木劍,無論怎麼細看,手中的木劍也並不如老人所說的那樣邪性甚至根本看不出年代如此久遠,就劍身上的痕迹都寥寥無幾,幾乎是嶄新的一把木劍。

若不是最開始的時候吸食她的血液的那副情景,根本就不會相信老人所說的一切,甚至會以為他是在欺騙、糊弄於她。

「那為什麼……」孟寒安想問的話音一頓,手中的木劍似乎活了起來,掙脫於手心,衝著頂棚懸浮在空中的藍色礦石衝擊過去。

這突如其來的發生,讓底下二人都感到意外。

雷卓看了一眼飛翔於空中的木劍,再看了看獃滯的孟寒安,笑容也真實起來,捋了捋鬍鬚,「命運的輪盤終於來到了,不枉費您的一番心意啊!」

他渾濁的雙眼被霧氣充斥,眼角流淌下淚珠,不知不覺間眼淚已經將整個衣襟侵蝕,興奮、傷心等等多種複雜的感情糅雜於一身,讓雷卓整個年邁的身軀彷彿背上了沉重的重物,彎曲了腰板。

木劍與藍色礦石接觸的瞬間,發生了巨大的改變,木質材質的外表變為破銅爛鐵、生鏽陳舊的樣子。

這…這還不如不變身了!

木劍,不破爛劍懸浮在空中久久不能動彈,它好似在思考為什麼會變成這幅樣子,在沉寂片刻之後,上下搖擺着,想要把這件糟心事甩掉。

可是事已至此,也沒有任何辦法可以改變!

「噗——」

孟寒安實在沒有憋住笑聲,她快要被面前的木劍搞得笑瘋了,這麼大張旗鼓的做事最後得到的就只有從木頭材質變為金屬破爛,也是白折騰了。

木劍正在上方處於發瘋狀態,聽見下面的嘲笑聲,雙眼一黑直接衝過去,想要教訓這個不知好歹的小人!

劍骨錚錚的木劍表示一切的異端都由它來切碎、整治。

孟寒安腦中沉睡着的未知存在被木劍嘈雜的叫囂聲驚醒,它緩慢的眼瞼睜開一條細縫,透過她的眼睛看向外面的世界。

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殺氣騰騰的陳舊佩劍,它表示一點也不想看見這犯蠢的樣子,一股威壓從它的身上散發出去。

外界站立的三人皆感受到這股非同尋常的威壓,周圍一切玻璃製品承受不住而炸裂開來,電流供應斷開,機械人停下了手頭中的工作,雙眼閃爍着紅燈,領頭的機械主管僵硬的走到二人一劍的**。

「妖峙,停下——」機械的聲音發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