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死神為伴》[她與死神為伴] - 第2章 中年男人

命運由自己做決定!

她要斬斷這陰謀詭計,不做背地裡操縱的一枚棋子!

人心鬼神都一樣,私心為重,肆意妄為的活在世界才能對得起自己的出生。

「媽媽,這是我最後的一次叫你了,希望你下輩子有一個孝順、聽話、見可愛的女兒。」孟寒安說完這句話之後,便刺出劍,打在女鬼的身上。

女鬼一動不動的站立在原地,等待着最後一擊。

它的記憶斷斷續續,只能隱約記起自己是被人推下高台,之後所有的記憶全部清空不見,只留下嗜血、渴望人肉的念頭。它不知為何會出現在這裡,也不知道為何對下面的二人下不去手,甚至產生了自我了斷的想法……

女鬼接觸到木劍的一刻,肌膚開始腐爛、滲出陳舊的淤血,它倒落在地,傷口之處蟲子噴涌而出,啃食着它的血肉。

手臂向前伸去,想要觸碰面前這個在記憶中感到熟悉,稱呼它為『媽媽』的女孩,「媽媽…好想你…我是愛…你的…,不是自-殺的……」屍體被啃食殆盡,地面上只留下頭顱之上的縫紉線以及蟲子燃燒後殘留的灰燼。

孟寒安原本已經死寂的心臟又開始跳動起來,『母親』那一番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這都是有人在暗地謀算,就如她手中這把一直在吸食血液的桃木劍一樣。

那些蟲子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已經死去的屍體會出現在這裡?

那次的高燒是否是人為的?

自己的記憶到底有什麼差錯呢?

無數的問題浮現在腦海中,這些疑惑不解的問題讓她感覺對現有的生活多出來一些探索之情。

蟲子吸食完血肉之後,化為的灰燼暗暗的挪移,它們聚集在一起,緊湊成一枚圓球,奔着孟寒安頭頂衝去。

剎那間,圓球懸浮在頭頂,與下面百會穴相互交映,四散開來,向旁邊四神聰分散開,微風一吹,便消失不見,隱蔽於其中。

這詭異之物進她的身體內,也不知是好是壞。

……

『砰——砰——』

敲門聲響起,孟寒安收拾好波瀾起伏的心情,將緊緊粘連在手掌的木劍硬生生撕拽下來。

木劍上面還黏帶着殘留血肉、皮膚的紋理。

她的手上破損的肌膚滲出大量的鮮血,臉上卻面無表情,隨意從旁邊的柜子內拿了一塊布料,用牙齒撕咬下一塊,纏繞一圈,就不在操心手上的傷痕,大步流星的向著門口走去。

邊走邊看向窗戶外的景色,方才的一片漆黑的奇異情況已經消退,展露出原本該有的樣貌。

月亮懸掛於空中,星辰點綴於黑夜,蟲鳴的聲音也再次響起。

推開房門,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站在原地,他身穿黑灰色長袖衣服,褲子是亞麻長褲,腳上穿着沾染泥土的拖鞋,手中舉着一個照相機,對準她的額頭,這讓他整個人產生矛盾感。

『咔嚓——』

照相機按鍵拍攝的聲音響起。

晃眼的閃光燈照亮了這片黑暗的小屋周邊,周遭的事物投影出與此不同的情景,它們張牙舞爪,釋放着自身的**,卻與林中小屋相隔兩地,不敢前進一步。

被燈光直射的孟寒安雙眼如同瞎了一般,看不見任何東西,只能看見如同白晝一般的光芒,視線模糊,眼角不自覺的流淌下淚珠,腦袋暈暈沉沉的。

她雙手捂住眼睛,避免再一次經受光亮的照射,以及冷風吹拂進眼睛的刺痛感。

牙齒在啃咬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