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與死神為伴》[她與死神為伴] - 第10章 胡老三

『媽媽…』

新出生的小蝴蝶膽怯的顫抖着身子,語氣軟嫩的叫着它最為親近的存在。

孟寒安聽到這叫聲覺得心頭一暖,這種懵懂可愛的存在居然與方才的隱鰺蝶是同種品類。

那為何大的那隻會是這幅詭異恐怖的樣子?

隱鰺蝶低下的頭顱猛然抬起,視線隔着二人卻準確的投向那所珍愛的孩子,「媽媽在,快來媽媽的懷……」

最後一字沒有說出,也再也沒有幾乎從它的口中蹦出。

六樓高層的宿舍,竟從外面的窗戶射出一道槍子,直擊隱鰺蝶媽媽的腦袋,原本怎麼都打不死的隱鰺蝶卻被這人類武器給擊趴在地,血液不停的從五官流出,它從身上散發出威壓,襲向二人所站立的方向。

孟寒安、婁清二人快速閃躲,卻忘記後面剛出生的小蝴蝶寶寶,待反應過來之後,那股威壓已經將孩子擊暈在地,四周危險物品全被粉碎乾淨,只留下它光禿禿一蝶。

它的身上披蓋住一張細軟的毛毯,輕撫安慰的隨着微風拍打着它的後背,微弱細小的哄唱聲音從一旁跌倒在地的隱鰺蝶口中哼唱出來。

……

原來隱鰺蝶並非想要襲擊二人,而是不想讓它剛出生的孩子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儘管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了…

窗戶外緊貼着一張人臉,將他的五官扭曲在玻璃上,眼球快速轉動,嘴角快要咧到太陽穴。

手臂不停的敲擊着玻璃,在看到哼唱的時候,情緒過於激動,用勁過猛將玻璃生生敲碎。

「呀,對不起啊!」男子跌進屋內,猙獰的面容恢復正常,滿臉的愧疚,手還不停的撓着額頭,說到最後居然又開始大笑起來,「當然是騙你們的~」

孟寒安盯着闖進來的陌生男人,年紀大約在三十多歲,樣貌看起來稀鬆平常,眼神如同嗜血豺狼般兇狠,舌頭舔食方才跌落在地,手臂划出傷痕流出的血液。

一臉享受的在品嘗着自己血液的味道,「這味道真是讓人沉醉不止啊!不過最好喝的還是別人的血液!」

婁清臉色微變,雙手悄無聲息的背過身後,掏出祖傳的玉佩,心想可千萬別再放他鴿子了,然後故弄玄虛的說道:「胡老三,你大搖大擺的過來這裡,就不怕有來無回?」

「老子怕什麼,不應該是你們怕嗎?」胡老三五官隨着說話進行移動,竟出現斬子劍的面相,眉毛之間有一條深刻的豎紋,這豎紋乃是煞星才會擁有的。

雖不以這為基礎,玄學之人若是想改善就需廣結善緣,但他這種已經深入骨髓之中的豎紋,想必也是做了許多罪大惡極的事情。

婁清將孟寒安拉到身後,將她整個人籠罩住,之後聳了聳肩膀,「雖然不會讓你死,但也不能讓你好過不是嗎?」

瞧不起般的視線打在胡老三的身上,婁清冷哼一聲,故作姿態的低下頭來,眼神看着地面上的玻璃碎片,從上面反射看清胡老三的一舉一動。

這嘲諷話一出,胡老三一下子怒火中燒,徹底被他激怒,但動作卻愈發穩妥,他將半死不活的隱鰺蝶拽起,拉到面前,「不愧是垃圾,這點小事都做不好,你還是早點去死吧!你的孩子也會陪着你一起的!」

胡老三像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