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 - 第9章

有因為自己的心理問題影響救援。
見薛栗良久的沉默,陸北衍沒有理會她,拿完藥瓶就走。
深夜。
薛栗剛剛結束了一天的救援,正要往安排好的住所回,忽然感覺手臂發麻的厲害,一點點吞噬她所有的力氣。
她竭力躲進一個無人的角落裡緩緩坐下。
隨着時間流逝,她身體越發僵硬麻木,動都不能動。
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薛栗,救助站需要你去一趟。」
是陸北衍。
可現在她不敢應聲,只能安靜聽着同住的同事回答他:「薛栗還沒回來,你要不去傷員帳篷找找?」
陸北衍一愣,他剛從那裡回來,但他們說薛栗離開了……想着這些,他應了聲好,就轉身往來路回。
薛栗眼睜睜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許久,等到四周恢復寧靜,她才操着勉強能動的手拿出藥瓶,剛倒出幾粒又不小心盡數灑落。
但她已經沒力氣去撿,只能又倒出幾粒吞下。
藥效發揮後,薛栗這才恢復了力氣。
回想起陸北衍的那話,她起身趕往救助站。
然而就在她離開之後,一個頎長的身影走到了她剛剛藏身的位置,俯身撿起地上遺漏的藥片。
月光下,陸北衍指尖捻着那顆藥片,神色晦暗不明。
第六章 救援臨時搭建的宿舍里。
薛栗站在陳哲面前:「陳醫生,我葯不多了,麻煩你再給我開點葯嗎?」
陳哲皺了皺眉:「你這葯不能吃太多。
我現在沒辦法給你開藥,只能等回去再說。」
薛栗點了點頭,剛要離開,卻陡然想起了陸北衍。
她遲疑了下,還是開口:「陳醫生,關於我的病情麻煩你不要告訴任何人,我不想讓同事擔心。」
陳哲明白薛栗的擔心,正要答應。
這時,一個推門聲打斷了兩人。
陸北衍看着站在屋內的薛栗,眉心微蹙:「你在這兒幹什麼?」
薛栗愣了下,這才想起因為住所短缺,陸北衍和陳哲被安排在了同一間房。
迎上陸北衍審視的目光,薛栗垂眸避開:「我只是來問一問救援安排。」
一旁,陳哲看這兩人,莫名感覺氣氛有些詭異。
陸北衍沒再說話,只是看着薛栗。
薛栗被他的目光盯的心慌,攥緊手指:「你們早點休息,我先走了。」
說完,她抬步就走,步履倉促。
隨着門關,陸北衍回頭看向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