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 - 第8章

重:「這次下鄉義診的鶴洲縣發生了嚴重地震,我們派去的醫療人員都被困在了那裡,現在急需支援,這是我院被困人員名單。」
陸北衍接過,翻開名單頁面,瞳孔驟然一縮!
排在首位的名字赫然是——薛栗!
第五章 突發地震因為地震,鶴洲縣所有的樓層全部坍塌,四處都是斷壁殘垣。
回城的路已經被石塊攔住,困了好幾天。
好在薛栗和其他幾個醫護人員只是受了些小傷,緊忙開展了救援工作。
他們一刻也不敢耽誤,只想儘可能挽救更多的生命。
可就在大家行動之際,又是一陣地動山搖!
主任醫生大喊道:「餘震還沒結束,大家注意安全!」
只聽轟然一聲!
躲在角落的薛栗看着前面倒塌的石柱,心像是跳到了嗓子眼。
面對地震,她不是那麼堅強,她也怕死,也很慌張。
只是這一刻,她想起了在地震中葬身的哥哥。
當初哥哥也本是有機會可以逃生,卻因為回去救人時被困在了廢墟里,永久長眠。
這次換上她身處這樣的困境,卻也不想臨陣膽怯。
等到四周恢復片刻寧靜後,薛栗抹去眼梢蒙上的灰,繼續起身救治傷員。
轉眼一天一夜疏忽而過。
薛栗正靠在安全地帶休息,穿在身上的白大褂布滿了血和污垢,手臂的擦傷都沒來得及處理。
就在這時,不知是誰突然喊了一聲:「有救援來了!」
薛栗循聲望去,只見陸北衍一身白大褂站在人群之首,她眸色一怔!
他怎麼會這裡?
薛栗有些回不過神來。
卻沒有發現陸北衍緊繃的臉色在看到她的那刻,有了些許的緩和。
但最後,陸北衍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默默收回視線,立刻投身於救援當中。
這樣的忙碌一直延續到了晚上。
月上梢頭。
大家輪換着站崗,薛栗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
她托着疲憊的身體回到臨時搭建的醫療點時,恰好在帳篷外撞見來取葯的陸北衍。
視線相交,兩人同時停住腳步。
看着滿身狼狽的陸北衍,薛栗忍不住開口:「你怎麼來了?」
「這話我應該問你。」
陸北衍面色微沉,「你應該知道有地震心理創傷的醫護工作者,不允許參與救災工作。」
薛栗眸色一暗,想要做解釋,喉頭像是堵住一般。
起初她也沒想過這裡會發生地震,現在也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