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 - 第7章

,決定的事情就永遠不會回頭。」
她安慰着,眼底卻露出一抹別樣的笑:「說來也巧,除夕前三天我剛和北衍重遇,還想着什麼時候叫上你一起吃飯,沒想到我突然生了病,你們又要離婚,真是世事弄人啊。」
除夕的前三天……正是陸北衍跟自己提離婚的那天。
薛栗一直以為讓他下定決心要離婚的原因是兩人沒有感情。
現在看來,好像有了另外一種解釋。
薛栗臉色一白,心裏像是被撕裂的疼。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來:「欣妍,怎麼跑這兒來了?」
陸北衍徑直走到戴欣妍身邊,滿眼都是關切。
戴欣妍嬌嗔一句:「北衍,別總把我當個小孩,我身體好多了。」
陸北衍蹙了蹙眉,沒說話,只扶人戰旗慢慢走遠。
從來到走,不到兩分鐘,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戴欣妍身上,沒分給薛栗一分一毫。
薛栗將這些看在眼底,好像呼吸都在疼。
當晚,陸北衍依舊沒有回來。
薛栗坐在飄窗上望着濃稠的黑夜,心像壓了塊大石喘不過氣。
她甚至生出了一種逃避的心思,好像不面對就可以當做沒發生。
莫名的,薛栗想起了陳哲的話,沉思半晌後,給醫院的下鄉義診的負責人打去了電話。
「主任,去鄉下義診周期是做多久?」
主任愣了下:「一周。」
一周……在哥哥的忌日之前,她還能回來。
薛栗深吸了口氣:「我想報名。」
清早,醫院門口,義診的專屬大巴車已經等候多時。
薛栗提着醫療箱,跟着一群醫生上車。
她的座位靠着窗,看着醫院的熟悉景象隨着車子駛離,緩緩倒退消失……轉眼,三天後。
醫院裏,陸北衍剛剛結束查房。
他靠着長廊的牆面,不由得想起剛剛查房時小女孩的話。
「陸叔叔,那個醫生阿姨好久沒來找我了,她到底去哪兒了?」
經她一說,陸北衍才後知後覺,好像自那天后,就再也沒有在醫院碰見過薛栗。
他心裏莫名煩躁,轉身剛要離開,忽然聽見身邊傳來一道議論聲。
「聽說我們前往下鄉義診的縣城好像發生地震了。」
陸北衍腳步一頓,還沒來得及多問。
就見一個醫生快步走來:「陸醫生,有緊急會議!」
陸北衍應了一聲,不敢怠慢,快步跟着同事走進了會議室。
會議室內。
院長面色凝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