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 - 第6章

好聞的剃鬚水味里摻雜的女香。
那味道刺得她心底一疼,薛栗不敢回頭,僵硬着背脊,一步步往前走去。
卻忽略了背後戴欣妍看過來的視線……之後兩人沒再見過。
直到這天晚上,薛栗剛準備下班,晞就看見一個老人牽着一個小女孩急匆匆的走過來。
小女孩臉色蒼白,眼看就要站不穩。
老人瞧見一身白大褂的薛栗,像看到了救星:「醫生,我孫女最近一直喊頭疼,你快幫我看看是怎麼回事?」
薛栗連忙安慰:「好好好,您別急,先做檢查再就診。」
說完,她連忙帶着小女孩去做檢查,初步診斷的結果為腦炎。
這個病神經科更專業,薛栗忙帶着孩子去神經科找醫生會診,沒想到今天值班的人是陸北衍。
四目相對,陸北衍率先看向了薛栗懷裡的小女孩:「孩子什麼情況?」
「大概率是腦炎,但她年紀這麼小,總不能長期吃抗炎葯。」
薛栗眼裡滿是擔心。
陸北衍微微頷首:「你出去吧,我帶她做檢查。」
薛栗知道在神經科方面,陸北衍是絕對的專家。
將小女孩就交給陸北衍後,退出了房間。
時間轉眼就到了凌晨一點。
薛栗將辦理好住院手續的小女孩安頓好,又跟老人囑咐幾句。
她正打算詢問陸北衍具體的解決方案。
可剛到辦公室外,就見里傳來一個打趣的聲音:「陸醫生長得帥也算了,還那麼會照顧人,真羨慕你的女朋友!」
聞言這話,薛栗開門的手一頓。
只聽陸北衍的聲音響起:「不好意思,我單身。」
第四章 義診聽到這個回答,薛栗心頭彷彿被刀刃划過。
五年來對這段婚姻的堅持,在這句話下化做一場空。
現在,薛栗在終於明白當初為什麼陸北衍要求他們隱婚。
不知不覺的結婚,再不知不覺的結束,不會給彼此造成任何困擾。
薛栗再沒有開門的勇氣,默默離開了醫院。
第二天,薛栗剛看完小女孩,從病房出來,就被人攔下。
戴欣妍一身病服:「慄慄,能陪我一起聊聊嗎?」
薛栗不知道她們之間有什麼可聊的,但看着她消瘦的身體,還是點了頭。
長廊椅子上,戴欣妍看了薛栗好久才緩緩開口:「聽北衍說你們要離婚了?」
薛栗身形一僵。
戴欣妍像是沒察覺,繼續說:「北衍就是這樣的人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