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 - 第4章

,目送着人進了病房,才轉身要走。
回頭就看見站在幾步外的薛栗。
四目相對。
陸北衍一改方才溫和的臉色,攜着冷意走進電梯間。
薛栗眸色微黯,也跟着走了進去。
沉默在狹小的空間蔓延。
回想到剛剛那一幕,薛栗忍不住打破寧靜:「戴欣妍……怎麼會在這裡?」
陸北衍語氣寡淡:「治病。」
薛栗臉色閃過抹驚訝:「她怎麼了?」
「這跟你沒關係。」
陸北衍的話讓薛栗喉頭髮哽,但想到他和戴欣妍以前的關係,也明白,不管是不是他的病人,他怕是都會去照顧。
壓下苦澀的情緒,她轉移話題:「下班後,我要等你嗎?」
「不用。」
陸北衍收回視線。
恰逢電梯門開,他率先大步走出,毫不耽擱。
薛栗看着男人的背影,心裏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兒。
工作時間很快就過去。
薛栗剛走進陸家,就見餐桌上已經擺滿了飯菜。
陸母看見薛栗一個人過來,有些詫異:「怎麼就你一個人,北衍呢?」
關於離婚的事,她和陸北衍暫時都沒想讓陸家知道。
薛栗謊說:「北衍還在忙,叫我先過來。」
可這話剛落,陸母的手機鈴聲響起。
她接起:「北衍,怎麼了?」
薛栗神情一僵,正好對上陸母看來的目光。
不知道電話那頭陸北衍說了什麼,陸母應了兩聲就掛斷了電話。
迎着薛栗的視線,陸母訕笑了兩聲:「北衍說他工作忙回不來,慄慄,我們先吃吧。」
聽着這話,薛栗有些回不過神,明明早上陸北衍還答應了的……恍然想起今天在醫院遇見的戴欣妍,她好像明白了什麼,不敢再細想,悶聲不發。
一旁的陸父將她的神情看在眼底,溫聲道:「北衍是醫生,忙很正常,慄慄,你多理解理解。」
薛栗強忍着情緒點頭:「我知道。」
沒有陸北衍在場的陸家聚餐,安靜又疏離的結束。
回到家。
薛栗看着牆上婚紗照中陸北衍冷漠的眉眼,喉間溢上些苦澀。
結婚五年,比起對戴欣妍的那番溫柔,她好像更習慣他的冷漠。
不知道看了多久,薛栗才被鐘聲驚回神。
已經過了零點了,陸北衍還沒有回來。
這是以前從未發生過的情況。
薛栗不禁有些擔心,忍不住給他發去短訊。
可消息如石沉大海般沒有回應。
眼看時間越來越晚,薛栗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