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 - 第3章

?」
壓抑的氣氛瀰漫。
陸北衍不耐,但沒拒絕:「隨你,反正也不差這十幾天。」
說完,他徑直走向二樓,房門砰的一聲關合,重重地砸進薛栗心裏。
穩住搖搖欲墜的身體,她沉默的朝相反方向走去。
結婚時,陸北衍買下了一棟兩人獨立的別墅,兩人分居左右,互不干涉,說是夫妻,更像是合租人。
清早,薛栗走出房間時,陸北衍已經離開。
魔都第一附屬醫院。
薛栗拎着保溫盒去到神經科診室,敲門走進。
剛換好白大褂的陸北衍看見薛栗,眸色冷了下來:「你來做什麼?」
薛栗將保溫盒放在了桌邊,拿了個碗去舀湯:「我看你昨天沒吃飯,所以煲了湯,你胃不好,要注意身體。」
陸北衍沒有說話,更沒有去看保溫盒一眼。
薛栗忍了忍心頭的酸澀,想到路上婆婆發來的短訊,輕聲開口:「媽讓我們今天下了班回去一趟。」
擔心陸北衍拒絕,她又多說了一句:「我記得你今天沒有手術,也不是夜班。」
陸北衍沉默了會兒:「我知道了。」
說完,他起身離開。
哪怕這裡是他的診室,都不願與她多待一會兒。
診室門發出一聲輕響。
空冷侵襲,薛栗呼吸一頓,端着碗筷的手突然一陣無力。
砰!
湯碗落地碎裂,發出極為刺耳的聲音。
顧不得是在醫院,薛栗狼狽的鎖上門,整個人靠着門板滑坐,無力的胳膊僵直,沒法動彈。
她強逼着自己操縱能動的那隻手從大褂口袋裡掏出抗阻葯,乾巴巴的吞咽下去。
良久,力氣慢慢回歸。
薛栗平復着呼吸,掏出手機在記事本寫下了一句話。
「今天是我漸凍症發作的第三十二天,距離我和陸先生分開只剩第14天。」
第二章 分居大年初一的醫院,幾乎人滿為患。
薛栗一個上午都在忙碌中度過。
到了中午休息。
薛栗正準備去食堂,路徑神經科時剛好遇見了走出診室的陸北衍。
她剛要上前打招呼,卻在看見他身後的戴欣妍時,不由得定住。
戴欣妍是他們中學的校友,也是陸北衍的初戀女友。
兩人並肩朝着病房裡走去,都沒有注意到身後薛栗的視線。
病房門口。
戴欣妍笑着對陸北衍眨了眨眼,言語耐人尋味:「陸大醫生,之後這段時間就麻煩你照顧了。」
陸北衍點了點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