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她隱婚五年的丈夫陸北衍] - 第1章

結婚第一年,他買下兩棟別墅,兩人分居左右,各住一邊;結婚第五年,他的白月光回來了,他提出了離婚;然而,她的漸凍症頻繁的開始發作,她再也堅持不下去了………「陸醫生,有一個漸凍症晚期患者,已經進入昏迷,情況危急,現在需要你過去做手術。」
十分鐘後,手術室里。
所有醫護人員已經到位。
護士正再給陸北衍穿手術服,他看着被手術濾布蓋住的瘦小身軀:「患者信息。」
護士翻開病歷報告:「患者女性,27歲,確診漸凍症已有兩個月,名字是……薛栗!」
話音剛落,在場醫生都愣在原地。
陸北衍更是臉色驟變。
他顧不上還未系好的隔離服,大步上前一把掀開了手術綠布-—下面露出的赫然是薛栗那張蒼白的臉!
轟隆一聲!
彷彿有一道巨雷在陸北衍腦海里炸開!
他怎麼也沒想到臨別後和薛栗的再一次見面,竟然是在手術台上。
她得了漸凍症兩個月,他卻沒有任何察覺。
陸北衍渾身僵住,大腦都是放空的狀態。
身邊的護士見狀,忍不住小聲提醒:「陸醫生,我們還是先進行手術。」
「是啊,薛醫生現在情況很危急,陸北衍,我們每一秒都不好耽誤。」
眾人的勸告聲,讓陸北衍終於恢復了清醒。
他還沒忘自己作為醫生的職責。
「準備麻醉。」
陸北衍帶上橡膠手套,立刻做好開顱準備。
這一次手術,他提高自己了百分百的專註,不敢有絲毫的差錯。
七個小時後手術結束。
陸北衍垂眸看着有些發顫的手,他捏緊了拳試圖緩解,卻還是使不上力氣,只能粗喘着氣,慢慢平息自己的情緒。
就在這時,遠處一道白色身影由遠及近走來。
他看着癱坐在長廊椅上的陸北衍,嘆息着從口袋裡拿出一罐飲料:「你還好嗎?」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慄慄的事情?」
事已至此,陳哲沒有辦法再隱瞞:「是。」
然而,他這話剛落,忽然被一股強硬的力道狠狠揪住了衣領。
陸北衍眼底都是怒意:「你為什麼不告訴我?」
這樣的場景,陳哲有預料。
他沒有反抗,也能理解陸北衍的失控。
陳哲淡淡開口:「都是慄慄的意思,她說不想讓你擔心。」
陸北衍臉色一頓,腦海恍然閃過薛栗苦澀的那張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