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後成了閻王的小跟班》[她死後成了閻王的小跟班] - 第8章 消失的陰差

一股涼意從背後襲來,小白抱着手機扭過頭,吞了口口水,顫顫巍巍地叫了聲老大。

司清年也不說話,就這麼死死地盯着。

他們二人大眼瞪小眼,僵持了半天,連一旁等着看戲的安念念都看不下去,出聲打斷:「那個,大人,您此次出門有什麼收穫嗎?」

她畢恭畢敬,生怕惹惱了閻王爺,不僅救不了小白,還把自己給搭進去。

司清年聽到她的聲音,這才把目光從小白身上轉移到了她這邊,冷冷地吐出一個字:「沒。」

她知道司清年這回出門,是為了調查上次那位老婦人——王梨花的事。

「小白,我是不是說過,不允許任何人將此物帶回來。」司清年伸手向白無常彎了彎,示意他交出來。

小白看了看黑着臉的老大,又看了看懷裡抱着的手機,忍痛把手機交到閻王手上,還不忘告別:「別了,我的愛!」

司清年朝他翻了個白眼,剛想收起那部手機,發現小白另一隻手還搭在上面,挑眉道:「放手!」

失去手機的白無常,像泄了氣的皮球,苦着臉站到小黑旁邊,癟嘴小聲罵:「沒人性的老東西。」

「你說什麼?」司清年又朝他看過來,想要刀人的目光怕是掩飾不住了。

「沒……老大,這次出去的老夥計怎麼說的?」白無常急忙換了個話題。

提到陰差,司清年的臉色又沉下幾分,不悅道:「他們沒回來。」

「沒回來?」三人異口同聲。

「嗯。」司清年垂眼:「我到陰司那邊問過了,被派去的那幾個,沒有一個回來,而且……」他頓了一下:「現在都聯繫不上。」

三人又同時睜大眼睛,表情震驚。

小白先出口:「老大懷疑有人早就已經盯上他們,然後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對他們下手?」

司清年:「嗯,不然這時候,也該回來了。」

小黑又接着問:「可有懷疑對象?」

司清年搖搖頭,無奈地說道:「要是知道,我就不會在這裡同你們打啞謎了。」

小白摸着下巴,表現出一副思考的姿態,猜測道:「會不會是他們有事在人界耽擱了,所以才沒回來。」

「那也不可能聯繫不上。」司清年面無表情地打破他的猜想。

小白:「哎呀,通訊設備出問題了唄!」

小黑鐵着臉看着他:「你知道通訊設備出問題代表什麼嗎?」

他哪知道,他不過才來地府當差不到一百年,哪能和面前這兩個比。

而且在他當差期間,就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

司清年為他解釋道:「地府聯繫陰差的媒介與陰差的自身的魂體掛鈎,如若聯繫不上,就說明他們現在凶多吉少。」

聽完,小白立馬環手抱住自己問旁邊的小黑:「老大的意思是,他們可能永遠回不來了?」

黑無常閉眼點了點頭。

小白:「誰這麼大膽子,敢抓地府的人啊?」

沒有人給他答案。

過了一會兒,清脆細小的聲音從底下傳出:「之前有發生過類似的事嗎?」

他們三人聞聲望去,瞅見蹲在地上聽他們說話的安念念,她此時突然出聲,嚇壞了一旁的白無常。

「哎呦,我說姑奶奶,您就不能站着說話嗎?」短短時間內,他被安念念嚇了兩次,真是有愧於他的職業。

司清年嘴角總算扯開一點弧度,調笑道:「多大個人了,還蹲在地上拔小草?」尾音微微上挑,略帶一絲沙啞。

安念念樂呵呵傻笑,丟掉手裡的野草說:「沒有,就是站的有些無聊。」

司清年盯着她那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