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後成了閻王的小跟班》[她死後成了閻王的小跟班] - 第6章 小跟班

眨眼間,他們又回到了昨日的大殿內。

和昨天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安念念現在是作為打工人身份站在這裡。

她看着底下低頭跪着的老婦人,又看看旁邊這個坐着的閻王,心下一動,彷彿看到了昨天的自己。

司清年靠坐在桌後,扶額眯着眼盯着手裡的卷宗,感覺腦袋都要炸了。

殿里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閻王不吭聲,所有人都必須安靜地待在那裡一動不動,可憐底下的老婦人,死後還要經受這樣的折磨。

過了差不多有一個小時,我們閻王爺總算開口了。

「王梨花,鳳欣縣人,死於他殺,年僅56歲。」

「……是」老婦人身子骨都已經直不起來了,只能弓着腰哆哆嗦嗦地回答。

「可是……」司清年頓了一下,繼續說:「卷宗上分明寫着你是自殺,怎麼又成了他殺了?」

他說出來的話沒有夾雜任何的情緒,但給人的感覺就是,閻王大人現在很生氣。

「是……是……」老婦人眼神飄忽不定,嘴裏像是塞了熱騰騰的山芋,是了半天,怎麼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司清年眼裡閃着寒光,加重語氣問:「你到底是自殺還是他殺?」

婦人整個神經緊繃,瘋狂搖頭:「不要問我,我不知道,對,我不知道,不要問我……」

很明顯,她瘋了,一直重複着那一句話。

「罷了罷了,拖下去吧。」司清年擺手示意。

等老婦人被拖下去後,他又拿起卷宗看了起來。

安念念站的有點久,腿腳都已經麻了,她不像冥界這些大佬一樣,站一天都不累,她還只是個剛來的,就讓她一動不動站了三個小時,不帶休息的。

「累了?」

旁邊那個人總算注意到她的存在,安念念感激涕零,口是心非地說了句:「不累。」

第一天上崗,哪能實話實說,不然後面豈不是要涼。

她在人間工作多年,領導話中的意思,她早已摸透。

領導問你累不累,就是在說,你敢累一個試試;領導問你需不需要休息,就是在說,你敢走一個試試;領導問你,辛不辛苦,就是在說,你敢說個辛字開頭試試。

城市套路深,她想回農村。

「真的不累?」司清年往下看了眼她站得發軟的腿腳,十分慷慨地說道:「既然喜歡站,就繼續站着吧。」

安念念眼睜睜地看着閻王拿着卷宗走了。

沒錯,就是走了,還遣散了所有人,獨留她一個人在這裡站着。

雖然吧,堂內又大又亮,還很安靜,非常適合她這種獨居生物,但是吧,這可是閻王殿,指不定冒出個什麼三隻腦袋三條腿的怪物出來嚇她。

她安靜地站在原地,把玩着手指,別看她現在安然若泰、神情雅緻,其實她的內心在所有人離開的那刻就開始慌了。

不多時,一排排排着隊,長得奇形怪狀的東西走進了殿內,他們各自分成兩邊,齊齊朝她看來。

是誰說鬼天不怕地不怕的,沒人告訴她,鬼最怕的還是同類啊。

有道是眼不見心不煩,她是,眼不見,心不怕。

她閉上眼睛,兩手緊緊抓着胸前的衣襟,心裏循環默念——南無阿彌陀佛。

閉眼後的她,耳朵就變得更加靈敏,她可以清楚地聽見有人在朝她靠近,在她面前站立,彎腰靠近她的耳朵說話。

「你還要閉眼到什麼時候?」

嗯?

聲音有點耳熟。

熟悉的聲音令她放下所有戒備,張開眼睛。

她眨巴着略帶紅腫的眼睛,啞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