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後成了閻王的小跟班》[她死後成了閻王的小跟班] - 第5章 扶桑樹,彼岸花

千年時光,對於凡人來講,是漫長且遙不可及。但對於這些長時間待在冥界的遊魂野鬼來說,轉瞬即逝。

地府不似人間有晝夜之分,長時間呆在這裡,便會感覺時間流逝的很快,轉眼間,四季輪轉,他們還是日復一日的工作,直到在相應的時間內達成既定的目標,進入輪迴。

當然也有不願進入輪迴的鬼魂,他們辦事效率極好的情況下,破例就能成為鬼界的陰差。

如果他們做不好且完不成目標,只能按地府的規矩來——無用者當毀。

千百年來,沒有哪只鬼知道他們的魂魄散去後去了哪裡。傳聞中,每有一個魂魄消失,忘川便會長出一朵紅花。

花的數目眾多,只能作為一種猜測。

直到嬋媛也就是前任閻王被關進牢房,受盡折磨,寧死不願供出那個打翻長明燈的小鬼,因此革職,永久關押天牢,永世不可解脫。

嬋媛在任五百年,幫助過千千萬萬的孤魂野鬼,解決過千百樁離奇案件,是冥界的神話,是他們的頂梁骨。

自從她離開冥界後,冥界就開始暴亂,一眾不滿管教的惡鬼歧途稱霸,想讓所有陰差為他們服務。

忘川河畔的彼岸花也因她的離開而凋落。

千百年來,前所未見。

紅花凋零隻剩一根筆直的碧綠根莖,奈河橋邊的扶桑樹也有所影響,整棵樹迅速從頭開始變黃,由頂端開始延至最底下都成了枯枝敗葉的模樣。

天庭知道此事後,無奈之下,放嬋媛回去維持秩序。

嬋媛回歸,冥界眾鬼齊齊歡呼迎接,不曾想,她回來,只為帶一人離開。

嬋媛和那人逃走了,他們逃到了人界,化為凡人,天庭都無法查到他們的動向。

司清年說:「後來查清,彼岸花其實是受扶桑樹的影響,而不是扶桑樹受花的影響。嬋媛在被抓走時,對扶桑樹動了手腳,其實一切的一切都是由嬋媛造成,她帶走的那個人就是她積極維護的遊魂,夏清。」

夏青?

竟會那麼湊巧,兩個人名字同時在她的夢裡出現過。

是巧合還是預謀已久。

安念念背後發涼,雞皮疙瘩爬上她的雙臂,她總感覺不遠處有人一直死死地盯着她看。

「你抓着我幹嘛?」司清年挑眉問。

安念念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的手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抓上了閻王爺的衣袖。

她連忙放開,緊張地問:「這裡就我們兩個人嗎?」

司清年看出她眼裡的害怕,輕輕拍了拍她手背安撫道:「閻王住的地方,沒人敢擅闖,你放寬心。」

安念念緊抓裙擺的手漸漸鬆開,緊張的內心也慢慢放下。

「現在能告訴我,你夢到什麼了嗎?」

司清年的語氣平和,眼神非常柔和且堅定,像是在鼓勵她說出那令人不愉快的夢境。

安念念深吸一口氣,一字一句緩緩道出,直到她說完,司清年的眼神也從未改變,面色還是一如既往的沉穩。

司清年像是長輩獎勵小孩兒那般揉了揉她的小腦袋,笑着說道:「似乎和我要給你看到的有很大的區別呢。」

「你剛剛問的那些問題,我都給你解答了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