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後成了閻王的小跟班》[她死後成了閻王的小跟班] - 第4章 月下暢談

安念念從夢中驚醒,豆大的汗珠從額角滑落,她拍了拍胸脯,不禁感嘆——現任閻王帶來的威壓有點兒大啊!

這夢做的既不真實也不夢幻,平常看的那些小說漫畫,人家女主做夢都是有關前世今生,愛恨情仇什麼的,怎麼到了她這,就成了謀權。

夢裡的她雖然不是前任閻王,但好歹每隻小鬼都尊稱她一聲大人,司清年這個真閻王一出現,她就成了人人喊打的篡位惡人。

直到她現在清醒過來,也忘不了,夢中司清年對她說過的話,以及一群小鬼包圍着她,它們眼神似乎要把她生吞,還有些膽子大一點的小鬼,從腳下拾起一塊人骨就要朝她投來,還好她身手敏捷躲了過去。

後來司清年派人將她關起來審訊的過程,光是想想就讓人心裏發顫。

平復完心情後,她趴在窗檯,遠遠眺望窗外,依稀可以看清庭院中坐着一個人。

他安靜地坐在黑幕之間,右旁樹梢上懸掛的紅燈籠隱隱發著光亮,所照之處留下少許紅光,男人的影子落在紅光中,詭異又神秘。

他一手執青瓷杯,一手搭在石桌上,指尖一上一下有節奏地敲打着,懶洋洋地喚了一聲:「還杵在那兒幹嘛?」

安念念左右瞧了瞧,看了看,思來想去,這裡除了她就是眼前這尊大佛了,不是喊她還有誰。

默默地翻窗出去,又默默地走近坐下。

「我許你坐下了么?」

清冷的聲音彷彿具有濃厚的壓迫感,迫使她才剛坐下去,就像是被燙到一樣又跳了站起來,整個人獃獃地看着坐着那個人。

安念念撇撇嘴,翻了個白眼,心裏一個勁的吐槽道——無恥閻王,跑進她夢裡不停折磨她也就算了,夢外還釋放官威唬她,還是不是個人了?

不,他沒有,他是老大,他厲害,他還是老鬼,千年大鬼,為了她今後的日子着想,她該聽他的。

男人輕飲一口杯中酒,舉杯對邀天上月。

月亮?

她疑惑地抬頭看天,真有月亮,不僅有月亮,還又大又圓,堪比十六的圓月。

「好看嗎?」司清年問。

「好看。」安念念老實回答,又問了一嘴:「地府也有月亮?」

司清年放下杯子,起身,背手走到一旁的樹下,靠在樹榦上說:「沒有。」

她跟着走過去,蹲在他旁邊,抬頭問:「那月亮哪裡來的?」

「我變出來的。」

「你為什麼要變月亮?」

「我喜歡,你別管。」司清年傲嬌地別過臉,而後又用手背敲了一下她的頭問道:「你起那麼早幹嘛,莫不是想潛入我屋?」

「疼啊!」

安念念疼得起跳,滿臉不爽地瞪他,捂着頭伸出一隻手也想回敲回去,但馬上被她自己克制住了。

不能揍他,不能揍他,他是老大,我是手下,他是天,我是地,我沒資格揍。

安撫完自己後,她才慢慢悠悠地回答他的問題:「誰要潛你屋了,我還沒那麼無聊,就是被夢嚇醒了而已。」

「夢?什麼夢?說來聽聽。」司清年挑了下眉,饒有興趣地問。

「我——」安念念故意拖長尾音,神秘一笑:「夢到你了。」

「昨天還楚楚可憐地稱呼我為大人,怎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