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後成了閻王的小跟班》[她死後成了閻王的小跟班] - 第3章 彼岸花,枯

「你可聽聞,枯萎的彼岸花?」

司清年收回視線,坐直身子,眼裡的紅花逐漸凋零,直至枯萎。

安念念搖搖頭,髮飾上的珠子隨之擺動。

自從她進門的那一刻,身上的服裝完全變了樣子,換成了藕粉色襦裙,長發高高挽起,佩戴上精緻的流蘇發簪,顆顆圓潤的珍珠左右晃動,盡顯俏皮可愛。

許是在古時,未出閣的小姑娘不宜盤發,司清年又將她的頭髮變成兩個小包子模樣,像極了逢年過節,海報上畫的福娃娃。

他嘴角上揚,露出滿意的笑容,不急不緩繼續說:「它,生於黃泉路,埋在陰間土,豈會與人間花草一樣,到了一定的年限,便凋落枯萎。」

「但在千年前,它的確毀了。」

司清年垂眸看着杯中,眼裡的落寞傾瀉而出。

安念念可以從他身上看到無盡的傷感。

他喃喃自述:「千年前,我還不是地府閻王,我有自己的家,是個普通人。當年的閻王殿是由一位叫嬋媛的人掌管,她本性善良,遇到小鬼哀求,就忍不住心生憐憫,放他們多留些時日,回人間探望家人。」

「要知道,地府哪有談感情牌這一說。在一次捉拿遊魂時,嬋媛跟去了,她見那遊魂身世可憐,於心不忍,便放任他在地府當差。」

「起初遊魂與府里的陰差無差別,盡職盡責地處理事情,他做的很好,經常受到嬋媛的誇讚,嬋媛覺得他做事效率極佳,便派他護送長明燈於天庭。」

聽到這,安念念差不多知道閻王大人在當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了,所以她非常肯定的說:「你就是那遊魂吧!」

那也不對,閻王大人當時還是普通人啊,可是他看着那麼年輕,英年早逝也不說定。

司清年不答,舉杯抿了一口茶水,繼續說:「遊魂一如往常那樣,跟着一眾陰差來到閻王殿後院取東西,當他接觸到長明燈時,見燈中燭光忽暗忽明,不以為意,不曾想,那並非長明燈常態。」

「路過忘川,火光濺落,遊魂一時失手,將長明燈落下,燃燼一片紅花,所有冤魂野鬼陷於火光之中,哀鳴不止。」

安念念難以想像,一盞小小燭火竟會給地府帶來無妄之災。

司清年嘆了一口氣,拂袖將桌面清空,道:「天色已晚,你且休息,有時間再給你講。」

安念念抬頭看府邸上空,黑暗籠罩着整座地府,分明就沒有晝夜之分,閻王大人是如何判斷的呢?

她晃了晃腦袋,拍拍臉,站起身子,伸了個懶腰,問:「大人,小女子住哪裡?」

司清年隨手指了一處靠右面的屋子說:「這兒一共就兩間房,你住小院右側,對面乃書房,你想了解地府事情可以去看看冥間日誌,中間是我房間,閑來無事切勿靠近。」

「靠近了會怎麼樣?」她好奇地問道。

司清年露出古怪的笑容,靠近她說:「你大可以試試。」

「好了,我也要處理一些公務了,小傢伙,祝你好夢。」

說罷,轉眼,那麼大的一個閻王爺消失在眼前。

當晚,安念念確確實實的做了一個「好夢」。

夢裡,她是前任閻王,坐在大殿**。

一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