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死後成了閻王的小跟班》[她死後成了閻王的小跟班] - 第2章 留在地府

安念念被他的氣場嚇到,撲通一聲,跪倒在地,臉色蒼白,無力**:「大人,小女走投無路,實在沒有辦法,才自我了斷。」

具體原因她也不知道,只能隨便找個說辭糊弄過去。

「是啊,是啊,我剛剛傳話給你了,聽到沒?」白無常說。

「聽到了,沒來得及回就被抓過來上班。」司清年慢慢悠悠地從外袍口袋中拿出一張紙,紙上是剛剛白無常說的一大堆的話,他把紙放在桌上:「偌,給我解釋一下。」

白無常清了清嗓子,指着地上的人說:「她,男友出軌,閨蜜背叛,學校開除,就連親生父母都對她不聞不問,人生該有的悲劇一件不落,不該有的也統統被她撞上。您說說,是不是夠悲哀,是不是夠凄慘,雖說命不該絕,但別說是個人,是個鬼遇到這樣的事,也沒有活下去的意義了啊。」

「老大,你好好想想,這樣的人該抹殺嗎?我們不應該再給她一次機會,讓她體驗完一個正常人該有的人生嗎?」

說著,白無常瘋狂對司清年使眼色:老大,別忘了,多年前欠下的債,怎麼能讓一小姑娘替你承擔。

司清年接收到他眼裡的訊息,咳了兩聲,揮手讓黑無常給他遞筆,往捲軸上安念念那欄,輕輕划了一道小勾,表示通過。

「安念念,念在你身世悲慘,給你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

司清年將捲軸交給身邊的黑無常,起身交代:「帶她去孟婆那吧!」

「我不去!」

安念念抬頭反對,一臉不情願。

她不想投胎,不想再回人間了。在那裡她莫名感到恐懼,而且找不到源頭在哪,就是無端地從心理上感到害怕,唯有自殺才得以解脫。

司清年微眯着眼,從上往下打量底下的人,勾唇淺笑:「怎麼,不想投胎?」

「如果可以,請讓我永遠跟隨您。」安念念虔誠地說道。

「呵,這年頭居然有人主動來為我效力。」司清年望向安念念身邊的白無常說:「你說,我是收,還是不收呢?」

白無常拱手:「老大,卷宗上的人必須送往往生門,不得誤了期限,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我當然知道,但是這免費的勞動力可惜了。」

安念念還沒看清台上人是何時來到自己跟前,就被人捏住了下巴:「你為何想跟着我?」

兩人之間距離挨得很近,透過碎發,安念念終於看清那雙眼睛。

清楚,透徹,世間萬物在他眼裡皆是蜉蝣。

安念念緩緩開口:「人間似地獄,我不想再回去了。懇請大人收留小女子,小女子願為大人馬首是瞻。」

司清年鬆開手,站起身大笑:「好一個馬首是瞻!」

「好!我倒要看看,你能堅持多久。」

「小白,帶她去亭榭閣。」

眨眼間,安念念見面前站着的大活人突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塊兒木質腰牌。

她拾起牌子,看清上面寫有她的名字。

這就代表她可以留在地府了嗎?

「哎,老大糊塗啊!」白無常扶額喃喃自語。

「小黑,你去人間處理一下。」他指着小冊上劃線的人名對着黑無常說。

「姑娘,我們走吧。」

「好!」

白無常走在前頭帶路,安念念緊跟在後面。由於白無常的腿比較長,走起路更是快的離譜,安念念小跑才能追上。

離開大殿後,路過一片長滿紅花的小道。此花根莖無葉,長於忘川邊上,世人道它彼岸花。

傳聞,此花分為兩色,一種是白色,長在天堂,象徵天使;一種是紅色,就是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