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偏執攝政王的小祖宗》[她是偏執攝政王的小祖宗] - 第8章 聖旨

「你……」齊晟渾身無力,被金針刺中的手腕已經失去了所有知覺,他陰狠地盯着眼前這青年,聲音冰冷沉怒,「你……你究竟是誰?」

青年勾唇一笑,絲縷瀲灧妖邪之氣自眉梢傾瀉而出:「爺的身份,你還不配知道。」

肆意而狂傲,完全沒把眼前這雲城區區一個少城主放在眼裡。

「晟兒!」城主夫人從廳里走出來,看到兒子異常烏青的臉色,臉色驟變,「你怎麼了?中了毒?」

齊晟抬起那隻無力的左腕,同時攤開右手,一支明晃晃的金針躺在掌心。

嘴唇輕顫,他剛要說什麼,斜里悠悠伸來一隻修削冷白的手,從容把金針取了去:「這是爺的暗器,還給爺。」

城主夫人抬頭,滿眼敵意與怒火:「你到底是誰?你對晟兒做了什麼?我告訴你——」

「別告訴爺,爺什麼都不想聽。」俊美青年拿起絹子,慢條斯理地擦了擦金針,隨即把絹子一扔,「少城主中了毒,當務之急是給他解毒,至於中了什麼毒,有沒有解藥,也別來問爺,爺向來只負責下毒,不負責解毒,問也是沒有。」

城主夫人怒極,正要說話,青年又開口了:「大白,我跟殿下要走了,你負責殿後,誰要是敢攔路,你就撕碎了他。」

齊晟豈能容他就這麼離開?

一聲令下,嗖嗖嗖四道人影掠出人群,加之齊晟身邊跟隨的貼身高手,瞬間又把雲

似錦和青年團團圍住。

雲城少城主,身邊並不缺高手護衛。

「就這麼點人手,夠大白塞牙縫嗎?」青年顯然並不把這些高手放在眼裡,冷冷一笑,「不知道諸位能不能餵飽我身邊這頭白虎?」

大白站起身,對天長嘯:「嗷嗚——」

聲音高亢,震得人心神劇顫。

所有人都忍不住退後一步,同時感覺到一股氣血倒流的不適感,武功高些的連忙運功壓下身體里亂竄的氣流,沒什麼身手的只覺震耳欲聾,氣血翻湧,臉色齊齊變得蒼白如紙。

「別說我沒提醒你們,」青年狂傲冷笑,「惹怒了我家大白,生死自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