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偏執攝政王的小祖宗》[她是偏執攝政王的小祖宗] - 第3章 貶妻為妾

雲似月狠狠地咬着唇,垂在袖子里的雙手攥緊,不發一語地盯着她的背影,眼底儘是陰冷光澤。

雲似錦,眼下你且得意去吧。

真以為仗着雲家嫡長女的身份就能無法無天了?只待城主府退了你的婚事,從此成為雲城笑柄,我看你還能笑得出來?

「月妹妹。」雲翼走過來,溫柔安撫,「不用跟她一般計較,如今雲家是母親當家做主,她這個嫡長女有名無實,且又不得父親歡心,早晚會被逐出雲家,雲家的一切以後都是屬於你的。」

雲似月看了他一眼,緩緩鬆開手,面上帶了幾分笑意:「大哥說得是。」

雲似錦不得父親歡心,很快又要被退婚,雲家被她丟盡了臉面,看她以後還如何在家中立足。

雲似月這般想着,不由冷笑。

「大哥剛中了鄉試的解元,只待明年入了京參加春闈中榜,就有機會入仕做官,雲家以後還靠着大哥光宗耀祖呢。」她語氣淡淡,「我真替大哥感到高興。」

雲翼聞言,連忙藉著機會表忠心:「多虧母親栽培,不然我也沒有機會參加鄉試。」

雲似月笑了笑:「大哥是金子,早晚會發光的,以前不過是被埋沒了而已。」

「月妹妹說得是。」雲翼跟着笑,「為兄永遠不會忘了母親和妹妹對我的好。」

兩人邊說著,邊走到了前廳。

「雲家主是怎麼管教女兒的?」一襲墨綠色華麗緞裙的

城主夫人坐在主位上,表情冷漠,態度倨傲,「與男子私相授受,還被傳得沸沸揚揚,如此傷風敗俗的女子,如何有資格做我城主府的媳婦?」

雲家主低聲賠罪:「是我教女無方,還請夫人息怒。」

林氏站在一旁,跟着苦笑:「夫人知道似錦打小沒了母親,賤妾心疼她小小年紀,不忍過多苛責,一直放縱,才養成她這般性子……」

說著抬手用帕子拭了拭眼角,似是自責:「一切都是賤妾的錯,還請夫人息怒。」

走到前廳的雲似錦聽到這句話,表情細不可查地就這麼一頓,隨即挑唇,從容抬腳走了進去。

城主夫人身側站着一個穿着墨綠錦袍的男子,從始至終並未開口說話,此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