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偏執攝政王的小祖宗》[她是偏執攝政王的小祖宗] - 第2章 的確不知廉恥

雲凌峰臉色一變,轉身就要走出去。

然而剛走了幾步,他又轉過來看着雲似錦:「你收拾收拾,跟我一起出去見城主夫人!」

話落,冷冷拂袖而去。

雲夫人見丈夫離開,連忙帶着人一起走了,一群人浩浩蕩蕩地跟着,生怕讓城主夫人等久了被遷怒。

「小姐!」小丫鬟等人都走了,才急匆匆從外面跑進來,滿臉的急切,「城主夫人來了,那信箋的事情您該怎麼解釋呢?那明明是二小姐栽贓陷害——」

雲似錦偏頭看了她一眼,聲音淡淡:「急什麼?」

小丫鬟一怔,腳步不由就停了下來,可表情仍是焦灼氣憤:「他們太欺負人了!小姐才是雲家的嫡長女,這些年雲家吃的用的,都是夫人留給小姐您的嫁妝,如今他們還要聯起手來陷害小姐,他們簡直不是人,小姐——」

「沒關係。」雲似錦打斷了她的話,伸手拿過梳妝台上的一個木匣遞給小丫鬟,「這個你拿着。」

「小姐,這是什麼?」小丫鬟疑惑地伸手接過木匣,「是要婢子收起來嗎?」

「給你的。」

「給婢子的?」小丫鬟握着沉甸甸的木匣,訝異地打開,隨即睜大眼,「小姐,這……」

木匣里裝着滿滿的碎銀子,還有一份是她的賣身契。

「拿着你的賣身契和這些銀子離開這裡。」雲似錦站起身,嗓音清冷,「離開雲家之後,照顧好你娘,這些銀

子夠你們用上幾年了。」

說完這句話,她轉身走進內室,脫下外袍,纖瘦的身段顯得修長峭拔,襯得兩條腿又長又直。

啊,不對。

小丫鬟這才發現小姐脫下外袍之後,身上居然穿着一身黑色緊身勁衣,不由震驚。

這這這……小姐這是什麼打扮?

雲似錦沒理會小丫鬟的反應,徑自走到床前,從枕頭下拿出一把小巧精緻的匕首塞進靴筒里,轉身走到牆邊,又從牆上取下一根通體黝黑的細長軟鞭,當做腰帶,慢條斯理地系在纖細的腰間。

然後才把方才脫下的藍色天蠶絲外袍又穿回了身上。

從容不迫地打理好自己,她轉身走出內室。

小丫鬟怔怔地看着她:「小姐……」

小姐這是怎麼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