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夜!戰神王爺說我是他白月光》[逃婚夜!戰神王爺說我是他白月光] - 第8章 瞧把孩子給委屈的

  「你、你、你……」白雪瑩氣瘋了,指着楚顏玉手發抖。

  楚顏玉才不給她說話的機會,委屈的抱住瑾瑜的腰大哭起來。

  「哇……瑾姑姑……我沒有下藥,真的,我沒有下藥哇……嗚嗚嗚。」

  瑾瑜的臉更沉了。

  不動聲色的睨了一眼白雪瑩。

  她從太后入宮為妃起,就服侍在太后左右,在深宮大半輩子,這些女人什麼伎倆沒見過。

  梅子酒一杯就醉倒,半個時辰就清醒,白雪瑩想幹什麼,她清清楚楚。

  看來,太后太過縱容白小姐了,她竟敢公然對熙玉公主污衊了。

  「你們扶白小姐回房。一會太醫來了給看看。」瑾瑜輕輕拍了拍楚顏玉,淡淡吩咐。

  白家的面子,她還是要給的。

  「是。」

  兩個宮女架着白雪瑩就走。

  一群人擁着楚顏玉進了東廂房,忙不迭的喝薑糖水,泡熱湯澡。

  等到楚顏玉舒舒服服的換上暖融融的襖裙,喝着血燕燉牛乳時,瑾瑜已經將事情稟報給皇太后。

  瑾瑜剛出現在東廂房,楚顏玉立刻跳下椅子,緊張道:「瑾姑姑,不要吵醒皇祖母,我這就去皇祖母門外跪着。」

  「你錯哪兒啦?」一聲威嚴的聲音傳來。

  楚顏玉嚇得藏在瑾瑜身前,偷偷的伸出半顆腦袋。

  一雙驚若小鹿的眼睛對上皇太后嚴肅的眸瞳,嚇得她一縮脖子,然後乖乖的挪出來,低着頭,吶吶的扯着自己的衣角。

  「皇祖母……白表姐喝醉了。」小姑娘奶聲奶氣的聲音透着小心。

  「嗯。」

  楚顏玉低着頭,聽着沒情緒的嗯,嘴巴一扁,眼淚珠子吧嗒吧嗒滴落在地上。

  皇太后看着少女金鳳繡鞋前落下的顆顆眼淚,和瑾瑜對視一眼。

  又驚訝又好笑。

  楚顏玉從來都不認錯的。

  瑾瑜蹲下來,扶住她的小身子,抿嘴一笑,「梅子酒哪能一杯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