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看起來都有那個大病》[他們看起來都有那個大病] - 第7章 裴瘋子的姘頭?

「大哥哥,謝謝你。」一直躲在一旁的小女孩兒見戴隱被打跑之後,這才出來向裴罪道謝。

裴罪蹲下身來,給她理了理衣服,「家住哪兒,哥哥送你回去。」

小女孩兒看了一眼雲鳶,「我一個人可以的,哥哥還是去陪姐姐吧。」

這話怎麼聽起來怪怪的,就好像哥哥陪我,姐姐不會不高興吧。

「這怎麼行呢,你一個人我們才不放心。」雲鳶主動牽起了小女孩兒的手,「走吧,回家。」

「嗯。」女孩兒點了點頭,另一隻手牽着裴罪,夾在兩人的中間,高高興興地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你叫什麼名字呀。」

「小悠。」

小悠帶着兩人穿過繁華的街道,轉入了一個幽深的衚衕里。

……

戴家。

「快快快,去請郎中。」杜銀還沒進門,就開始在家門口吆喝着。

「少爺這是怎麼了?」門口的小廝關心的上前來。

「愣着做什麼,你,快去通知老爺。」杜銀指着門口的另一個小廝喊道。

「這…這又怎麼了?」房內,戴紀亥嚴肅地站在床邊,語氣中絲毫沒有一絲的擔心,他皺着眉頭看着躺在床上哼哼的戴隱。

「爹,你要為我做主啊,我這手指就是讓人給掰斷的。」戴隱一副哭腔,委屈的很。

見他爹不理自己,繼而又賣慘哀嚎着,「我不過就是與人發生了點口角,那人就對我下這麼重的手,簡直就是不把您,不把我們戴家放在眼裡。」

「老爺,郎中到了。」

「戴老爺。」郎中給戴紀亥行了個禮,見他點了點頭,這才放下身上的藥箱,坐到了戴隱的床前。

他手托着戴隱的手,仔細觀察着,他的食指自第二節關節完全錯位,很不協調的歪在一邊,伴隨着紅腫。

「沒事,戴少爺還算幸運,只是關節脫位了,沒有傷到筋骨,我替少爺正位就行了,到時候再開個藥方,喝上一個月,基本就好了。」

「什麼,要一個月。」

「到別人那裡,怎麼也是兩個月起步,給戴少爺的藥方,能跟普通人相比嘛。」郎中笑嘻嘻的說道,「少爺,我開始了,您忍着點。」

「啊——」

沒一會兒,戴隱的食指就被紗布給纏好了,郎中又開了一副藥方,便離開了。

「爹…」

「爹,你要給我報仇啊,爹…」

「哼,臭小子,別以為你做的那些勾當,你爹我不知道,你自己做的事情,別總想着叫你老子給你擦屁股。」戴紀亥冷哼一聲,甩了甩衣袖,走了出去。

他這兒子整天除了吃喝玩樂,就是遊手好閒的,這受了欺負就知道找他爹,是一點也不爭氣,也不知道他怎麼就生出了這麼個沒用的東西,他戴家的名聲都讓他給敗壞了。

「少爺,這事老爺他好像不想管。」杜銀看着戴紀亥遠去的背影,端了杯水給戴隱說道。

戴隱瞪了他一眼,拿起水杯一飲而盡,「我祖父呢?」

「老太爺這會應該已經歇了。」

「哼,我爹不管我,我去找我祖父去,祖父向來最疼我,我定要叫那白毛付出雙倍的代價,讓他斷上兩根指頭。」狠話剛落,他捂着自己的手又疼得哼哼了起來。

……

衚衕的盡頭,一座土坯房立在那裡,與街道上繁華的城鎮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小悠上前推開門,「爺爺,我回來了。」

「小悠回來啦,今天怎麼回來那麼早。」一個穿着單薄,佝僂的老人,拄着拐杖,顫顫巍巍的從床上下來,摸索了半天,才把鞋穿好。

「我今天遇到了好心人,大哥哥用一錠銀子買了我所有的花兒呢,他們還送我回來了呢。」小悠一邊說著,一邊點亮了桌上的油燈。

昏暗的燭光點亮了這間土坯房,裏面的陳設極為簡單,兩張床鋪,一個灶台,一張桌子,幾個椅子,僅此而已。

快要入冬了,兩張床鋪上竟只是鋪着些稻草。

「來客人啦,小悠,快給客人倒碗水喝,我這眼睛也看不見,別見怪。」他摸索着坐到了桌邊。

「不用麻煩,我們就是送小悠回來的。」裴罪說道。

「真是謝謝你們了,這麼晚了,還送她回來。」

「我們就是順路,不麻煩,時候不早了,小悠也安全到家了,我們就不打擾了。」說罷,兩人站起身來往外走去。

小悠扶着爺爺站在門口,望着他們遠去的背影消失在衚衕里,這才關上門。

……

「裴瘋子…」

「嗯?」

「你說這戴隱那麼囂張,會不會回來找我們的不痛快。」

雖然不說她也知道,一般這種有點背景的人肯定有報復心理。

「怎麼,你怕了?」裴罪歪過頭問道。

「你這話說的,有你在,我怕什麼,我只是…怕他會再找小悠的麻煩,畢竟她還小,家裡還有個雙目失明的爺爺。」雲鳶說著說著,不免有些擔憂起來。

「你說的也有些道理,但我不可能時時刻刻能照顧的到她。」他的語氣很平淡。

是啊,對他來說或許小悠就是個陌生人,幫她不過就是舉手之勞而已,又或許是替自己贖罪罷了。

他護不住小悠一輩子,她雲鳶又憑什麼擔心別人,她莫名其妙的來到這裡,人生地不熟的,還背負着復仇家族的血債,她自己都無暇顧及自己,竟還想着去幫別人。

想到這些,雲鳶也不免有些鬱悶與迷茫,也不知後面的路該怎麼走。

裴罪一隻手搭在雲鳶的肩膀上,「別想太多,他要真想報復,大概率是先找到我。」

「不過阿鳶放寬心,我能打他一次,就能打他第二次。」

……

「是他,就是他,白髮少年,准沒錯。」

裴罪兩人剛走出衚衕,迎面就來了幾個人,人高馬大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