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看起來都有那個大病》[他們看起來都有那個大病] - 第6章 戴家

小二一看來活了,賠着個笑臉一路小跑着準備迎客,卻見兩個穿着骯髒破舊的人,頓時換了副嘴臉。

「去去去,打哪兒來的臭乞丐,一身的味兒,別影響我做生意。」小二甩了甩肩上的抹布,將兩人趕了出去。

裴罪從雲鳶的腰間扯下一個錢袋子,丟到了小二的手上,「一間房,飯菜,備水,剩下的去買幾套新衣送上來。」

小二顛了顛手裡的錢袋子,打開來看了一眼,又立馬換回了之前笑盈盈的表情,「二位客官,樓上請。」

雲鳶扯了扯裴罪,「為什麼只開一間房。」

「阿鳶長得這般好看,萬一晚上有什麼採花大盜把你拐走了,我上哪兒去找你去。」裴罪說的一本正經的樣子,雲鳶差點就信了,可誰讓這些錢都是他搶來的呢,吃人嘴軟,拿人手短。

順着樓梯,小二帶着兩人來到了天字一號房,推開房門,做了個請的手勢,這房間朝南陽光好,開窗就可以看到熱鬧的街道,房間里的陳設也是上等的,裴罪滿意的點了點頭。

小二見狀,連忙說道,「二位客官小歇片刻,我這就去準備飯菜。」說完,帶上門就做事去了。

雲鳶坐在桌前,倒了杯水喝,感嘆道,這有錢就是能為所欲為,連做事都殷勤了不少。

裴罪依靠在窗前,看着窗外的熱鬧的街道,愣愣的出了神,太久了,太久沒有感受過煙火的氣息。

噠噠噠——

「客官,您的飯菜來了。」

「進。」

小二端着幾盤子飯菜推門而進,「客官,慢用,熱水一會兒就給您送上來。」說著便點頭哈腰地退了出去。

看着眼前滿滿一桌子的飯菜,雲鳶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在亂葬崗吃了半個多月的果子,嘴裏都淡出個鳥來了。

她一點也不客氣的拿起筷子,夾起一塊紅燒肉,一口塞進了嘴裏。

嗯,就是這個味道,香。

還沒等嘴裏的咽下去,她又夾起了別的菜,對着嘴裏一頓猛灌。

「嗚嗚嗚,實在是…太香了…」

「慢點吃,都是你的。」裴罪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樣子,想着這大半個月都把一千金小姐逼成什麼樣了。

不過這肉是真的香,整的他都不想回去了。

沒一會兒,桌上的菜盤都已空空如也,簡直就像是舔過了一樣,都能反出光來。

雲鳶摸着圓鼓鼓的肚子,樂呵呵地舔了舔滿嘴是油的嘴唇,心滿意足地攤在床榻上打了個飽嗝,一個字,爽。

「二位客官,熱水已經備好了,還有幾件新衣裳,一併給您放在門口了。」小二的聲音再次從門外響起。

裴罪答應了一聲,起身開門把熱水拎了進來,倒進了沐浴的大桶里,「洗洗吧,有事叫我。」說著,他關好了門,守在了門外。

她確實要好好洗洗,這大半個月在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人都臭了,唯一的水源就是山洞中那一方水潭,用來洗澡屬實太奢侈了些。

水面上縈繞着一層霧氣,雲鳶躺在浴桶中,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舒展開來了,讓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適感。

……

洗漱完後的兩人,下到客棧門口,此時的街道上人群涌動,都朝着西邊趕去,一副副着急忙慌的模樣。

「哎呦,我的花兒,別踩我的花兒…」人群中一個賣花的小女孩兒被擠了出來,摔倒在了路邊。

她爬在地上,不停地用手撈着散落了一地的花,有的卻已經被踩的稀爛,她的聲音也漸漸被淹沒在人群中,根本沒人理會。

裴罪蹲下身來,撿起一枝花來,問道,「小妹妹,你這花兒怎麼賣?」

賣花的小女孩兒抬起頭來,嬌小的臉上寫滿了天真,「一文錢一枝。」

裴罪拿出一錠銀子給她,她有些驚恐,連忙擺了擺手,「太多了,我…我找不出零錢,這…這枝花就當是送給哥哥了。」

裴罪笑了笑,摸着她的腦袋,「這些我都要了,時間也不早了,早點回去吧。」

「嗯,謝謝哥哥。」女孩兒猶豫了一下,這才收下了那一錠銀子,轉眼看了看邊上的雲鳶,在裴罪的耳邊小聲說道,「姐姐真漂亮,這花兒是送給姐姐的吧。」

裴罪輕笑一聲,不語。

隨後女孩兒衝著他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拿着那一錠銀子蹦蹦跳跳的跑開了。

……

裴罪手裡捧着花束站起身來,漫不經心地遞過花,「喏,送給你了。」

雲鳶看着裴罪,有些莫名其妙,「給我做什麼?」

「我一個大男人,拿着那麼多花,總是不太好的,就當作你替我拿的,這錢都花了,總不能丟了吧。」

「我才不幫你拿,你自己買的,自己拿。」雲鳶雙手抱胸,撇過頭去,全然沒有要拿的意思。

「阿鳶…你就幫我…」

……

「你怎麼還在這裡,你沒看見那個姓戴又在欺負姑娘了,趕緊跟我回家去,姑娘家家的,大半夜的在外頭,多危險。」一個高瘦的男人拉着一個姑娘嘴裏碎碎念着,從雲鳶兩人身旁路過。

「哥,你這大庭廣眾的,多丟人呢。」那姑娘任由他拽着,一隻手半遮着臉,似乎覺得有些丟人現眼。

「好啊,你還嫌丟人,我今天就讓你看看那姓戴的怎麼欺負姑娘的,讓你長長記性,免得哪天給人拐了,還幫人數錢。」說著,男人拉着女子一路向東走去。

……

「裴瘋子,好像出事了,去看看?」

裴罪看了看手裡的花束,「那這花兒…」

雲鳶一把奪過他手裡的花束,拉着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