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看起來都有那個大病》[他們看起來都有那個大病] - 第4章 想出去(2)

字都沒講,雲鳶也跟着憋了半個月,是實在憋不住了,她爬上高石,繞到裴罪的身前。

此時陽光正好,灑在裴罪的臉上,他安靜地閉着眼,微微低着頭,銀色的長髮散落在身旁的石台上,像是睡著了。

別說,之前是對他有些偏見,如今細細看來,眼前的少年,眉目清秀,鼻樑高挺,唇色緋然,竟然有一些陰柔之美(陰柔:即溫順柔和,亦可指人性格內向溫和,陰柔之美是指此人給人的氣質感覺,是一種誠懇善良、大氣沉穩的形象,不是娘炮!!!)

雲鳶搖了搖頭,立馬打消了這個念頭,他就是個瘋子,挖眼睛的時候可以點也不陰柔。

她撩了撩他半遮面的長髮,少年白頭,竟不知經歷什麼。

一隻手突然捏住了她的手腕,眼前的裴罪緩緩睜開眼,媚眼如絲,似勾似引,「做什麼。」裴罪就這樣看着她,語氣冷淡。

雲鳶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眨了眨眼,「我…我就看看你眼睛好了沒。」

「你…你要不願意,我…不看…就是了。」她說話有些結巴起來。

「哼。」裴罪輕哼一聲,「你不怕我了?」

怕,當然怕。

雲鳶雖然心裏想着怕,但嘴上卻說著不怕,「我們朝夕相處那麼久了,你要是想對我做什麼,早做了。」她瞄了一眼他腳踝上的鎖鏈,他鎖着自己,不過是怕她不放心罷了,他本就可以隨意走動。

裴罪輕笑一聲,鬆開了她的手腕,用手撩開了右邊的長髮,凹陷的眼眶還泛着紅,但看起來似乎好的差不多了。

看着他的右眼眶,雲鳶的心裏到底還是有些毛毛的。

「裴瘋子…」她張了張口叫道。

裴瘋子?裴罪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皺了皺眉,表情頓時變得有些古怪起來,不過貌似聽起來還有點兒…親切。

雲鳶見他的表情如此豐富多彩,心裏想着自己這麼叫他,他莫不是又要犯病了,還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她起身就要溜,卻被裴罪攔住了去路。

「額…」雲鳶咬了咬唇,趁他還算清醒,試圖溝通一下,「那個…你身上都臭了,前幾日我看上頭又丟了幾具屍體下來,我去扒兩件衣服。」

她在說些什麼啊,怕不是嫌自己活得久了些。

他扯着衣服嗅了嗅,眉頭一皺,爽快的答應道,「好啊。」

好啊?雲鳶抬頭看了一眼裴罪,他正笑嘻嘻地看着自己,雖然看起來一臉無害,但總覺得笑裡藏刀。

裴罪蹲下身來,雙指在鎖鏈腳銬上摸了摸,手指輕輕一按,腳銬直接就鬆開掉到了地上,「走吧。」

這熟練程度,明顯就開過很多回了,她就是說說,怎麼他還當真了,難不成真要跟着他去給屍體扒衣服,這種事她可做不出來。

「愣着做什麼。」見她一臉為難的站在那裡,裴罪早該知道她的傷都好的差不多了,不出意外她就是想出去了。

「你是不是…想走了。」他原本笑嘻嘻的臉上突然變得有些失落,但表現得並不明顯,不易察覺。

他用的是走,而不是離開,這個突然闖進來的人,讓他突然有點不舍了,畢竟這麼多年了,終於有個說話的人了。

雲鳶愣愣的看着他,點了點頭,她這大好的時光與年歲,總不能一直待在這裡,這算個什麼事。

「好,我送你出去。」

「你知道出去的路?」一聽他知道出去的路,雲鳶瞬間來了精神。

「嗯。」說著裴罪轉身就朝外走去。

雲鳶緊跟在他的身後,卻也有些好奇,「既然你能出去,為什麼不出去?」

「他們怕我,我也怕我控制不住他。」他的語氣聽起來帶着點悲傷。

「所以你就在這裡待了五年?」

「是啊,你是第一個來到這裡的活人。」裴罪歪過頭,瞄了一眼雲鳶,嘴角微微噙着笑意。

山洞外的墳地還是一如既往的屍骨遍地,不過這麼長的時間,天天對着這些白骨,屍體,雲鳶自然也有些麻木了。

走了許久,他們卻還在墳地里繞着圈圈,雲鳶終於是忍不住問道,「裴瘋子,你不是說五年前各大高手都沒能打過你,那你應該很厲害吧。」

裴罪見她誇自己,頓時來了表現欲,「那是。」他雙手抱胸,昂起了下巴,「想當年,我可是打遍天下無敵手,沒有人能在我手底下撈着便宜。」

「既然你這麼厲害,為什麼不直接帶着我飛上去。」雲鳶指着陡峭的山壁問道,一般厲害的角色,不就應該這樣。

裴罪看了看自己的處境,四面環山,高聳的山壁,起碼都有十五丈高,他又轉頭看了眼雲鳶,他摸了摸鼻子咳嗦了兩聲,「我輕功不好。」

說到這裡,裴罪突然想到,這麼高的山掉下來,她怎麼還活着。

她身上的那些傷他不是不知道,那些程度的傷,根本不像是從上面掉下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