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看起來都有那個大病》[他們看起來都有那個大病] - 第3章 出來溜溜(2)

/p>

雲鳶把手搭在自己的腦門上,強行掩飾着自己的尷尬。

裴罪偷笑了一聲,從破舊不堪的衣服懷裡掏出了兩個果子,「喂,我這裡還有點吃的,你要實在餓的不行,拿去墊墊肚子,不過…」

聽到有吃的,雲鳶轉頭從手指縫裡露出一個眼睛,「不過什麼?」

「要還的。」他認真的說道。

雲鳶抽了抽嘴角,看他那副認真的樣子,說的應該是真的,「我以後還你就是了。」小氣吧啦的樣子,不就兩個果子。

聽到這句話裴罪才滿意的點了點頭,將手中的果子拋了過去。

不過雲鳶只剩下了一隻手,愣是一個都沒接住。

「你叫什麼名字,看你的打扮應該是大戶人家的小姐,怎麼會到這裡來?」

她蹲下身撿起了地上的果子,「他們都叫我阿鳶,我醒來就到這裡了。」她在水裡涮了涮,迫不及待的啃了一口,頓時一股酸味衝擊着她的味蕾,酸的她一個激靈。

「阿鳶。」裴罪小聲地念叨着她的名字。

「呸呸呸。」雲鳶吐了吐舌頭,眉頭緊皺,這玩意是檸檬的老祖宗吧。

「你要吃不慣,就還我,這荒山野嶺的,又快過冬了,有果子吃就不錯了,別挑三揀四的。」裴罪見她穿着富貴的樣子,覺得她定是吃不慣這些的,便走過去想要把那果子收回來。

雲鳶舉着啃了一口的果子就想丟了,可一聽到他說荒郊野嶺的,頓時想到了這洞外可是一片墳地,這種地方就算是有樹結了果子,那也是用屍體做的肥料,她可不敢吃。

不過…

雲鳶看着手中的果子,又看了看正向她走來的裴罪,他的右腳腳踝拷着鎖鏈,連着山體,又粗又重的,而且長度有限,他根本走不出這個山洞,那他的果子又是從哪裡來的。

雲鳶越想越不對勁,又回想起他瘋魔的樣子來,渾身一個寒顫,眼前這個人絕對不簡單。

她想想就有些後怕,拿着果子對着他丟了過去,轉身跑到了洞口前,回過頭說道,「你…腿腳…啊不是,你行動不方便,我去外面找點吃的。」

雲鳶隨便編了個理由,就匆匆跑了出去。

裴罪一臉可惜的從地上撿起了那個被她啃了一口的果子,拍了拍上面的灰塵,啃了起來。

「真是浪費,我說這大戶人家的小姐就是矯情。」看着洞口已經消失的雲鳶,他搖了搖頭。

……

「啊~山間的早晨,空氣…嘔…」雲鳶看着半坐在洞口面目全非的屍體,一時沒忍住乾嘔了起來,昨夜到今早都沒吃什麼東西,這會見到滿是蛆蟲蠕動的屍體,胃裡一陣的翻湧。

她扶着邊上岩壁緩了許久,終於好受了些。

在這一片荒蕪的墳場中,大多的地方都是白骨皚皚,不免有些毛骨悚然的。

走了許久,她發現這裡的地形就如同盆地一般,四面環山,山壁上爬滿了已經枯萎的藤蔓,她伸手扯了扯,那些看似粗壯的藤蔓竟是一點也不給面子的斷裂了開來,帶着一片塵土。

雲鳶動作還算迅捷地遠離了山壁,抬着頭觀察着,若有所思,看來想要靠這些藤蔓上去是不可能的事了。

咕嚕——

雲鳶無奈地摸了摸肚子,有些為難地環顧着四周,這地方真是陰氣逼人,地面上除了屍體就是白骨,光禿禿的,草都不長,就算有幾棵樹,那也是光杆子,歪脖子,荒涼得很。

「唉,也不知道裴瘋子從哪裡弄的果子。」她愁眉苦臉地看着這片墳地,嘆了口氣,心裏已經開始後悔沒有把那顆果子給吃了。

……

沒找到食物的雲鳶,只能垂頭喪氣地回到之前的山洞去,她這不光是沒找到吃的,連離開這裡的路都沒找着。

這是?雲鳶遠遠的看見一個人影背着身在洞口,站在那裡不知道在做些什麼。

走近一看。

????

這…這不是裴瘋子嘛,他他他…他怎麼從洞里出來了,卧槽…

「你你你…你…你怎麼出來了?」雲鳶只覺得頭皮發麻,話都已經有些說不清了。

裴罪聽到雲鳶的聲音,身體跟着一顫,手頭上忙碌着什麼事,隨後抖了抖腳,這才轉過身來,眼神閃躲,支支吾吾地。

雲鳶身體一探,看到他身後的土地上**一片,頓時有些不自在。

他…他…他是出來撒尿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