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看起來都有那個大病》[他們看起來都有那個大病] - 第2章 瘋子

還沒等雲鳶反應過來,她整個人就倒飛了出去,砸在了遠處的樹上,硬生生的將那棵樹攔腰砸斷,雲鳶趴在地上吐出一口血霧,染紅了散落一地的枯葉,她左邊的肩膀直接被打的變形脫臼,劇烈的疼痛刺激着大腦,伴隨着一陣陣咳嗽。

「嘿嘿嘿,這麼弱。」說著那人又是凌空一腳踢在了雲鳶的腹部,將她踢飛出去,滑行了數米。

雲鳶咬着牙捂着肚子蜷縮在地上,腹部傳來一陣陣的絞痛讓她久久站不起身來。

「大哥,你說我們是弄死了抬回去,還是綁回去呢,嘿嘿嘿。」鬼影眼中閃耀着寒光,看着她的眼神變得狂熱無比。

被稱作大哥的人嘴裏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面無表情的看着她,壓了壓斗笠,沙啞地開口道,「死人永遠是最聽話的。」

「等等,大哥,我…那個…」一個小矮子不知道從哪裡竄了出來,對着他的大哥搓了搓手,表情上有些難以啟齒。

帶頭的大哥瞟了一眼小弟,雙手抱胸,閉上了眼,背過身去,「搞快點,還要回去復命。」

邊上的鬼影一聽也來了興緻,「嘿嘿嘿,三弟,介不介意一起,嘿嘿嘿嘿。」他的身影一閃如鬼魅一般,悄無聲息地落到了雲鳶的身後。

雲鳶眉頭一皺,心裏自是明白他們想做什麼,強忍着身體的疼痛,反手就是一掌,卻被那鬼影抓住了手腕,反手鎖在了身後,她吃痛悶哼一聲,沒什麼力量的掌風打在邊上的樹榦上,零零散散地落下了幾片樹葉。

那鬼影先是一愣,隨後哈哈大笑起來,她是真的弱。

「放開我,你們這群禽獸。」雲鳶不安地扭動着身子,嘴裏謾罵著。

「嘿嘿嘿,對對對,我們就是禽獸。」鬼影臉上的笑意變得更濃了。

小矮子走到雲鳶的身前,舔了舔乾裂的嘴唇,用手挑起她的下巴,「也不知道,嬌生慣養的大小姐跟那些外頭的娼女有什麼不一樣的。」

「嘿嘿嘿。」

雲鳶扭過頭,掙脫了他臟髒的手,一口血痰吐在了矮子臉上,這下算是徹底激怒了他,他用手抹了一把臉,起身就是一個巴掌,將雲鳶扇倒在地,「臭娘們,一會有你好受的。」

她咳嗦了兩聲,身體變得異常虛弱,「就算是死,你們也別想…得逞,我一定…一定會讓你們償命。」說罷她眉頭一皺,嘴角溢出一絲鮮血,沒多久身體就軟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鬼影過去用腳踢了踢她,發現沒了反應,又用手在她的鼻翼間探了探,歪着頭說道,「她死了,嘿嘿嘿。」

「死了?」矮子嘖了嘖嘴,眼裡滿是可惜,「沒意思,帶回去吧,真是掃興。」矮子將剛解下的褲頭,又穿了回去。

……

雲家。

鬼影大搖大擺地走進前廳,把一個麻袋隨意的丟到地上解開,露出雲鳶的臉來,「嘿嘿嘿,死要見屍。」

雲凌坐在家主的位子上,漫不經心地瞟了地上的麻袋一眼,點了點頭,輕描淡寫地說道,「既然死了,就丟到城外的亂葬崗去,那地方比較合適。」

她抿了一口茶,卻不見三人行動,眉頭一挑,蓋上茶蓋,「自有你們的好處。」

帶頭的男人壓了壓斗笠,勾了勾手,鬼影立馬附和道,「是是是,這就去辦,嘿嘿。」說罷,立馬紮好了麻袋,扛着就往外走去。

看着三人離去的背影,雲凌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人都死了,這下就沒人能阻擋我兒接管雲家,哼哼哼。

……

城外一處山崖上,呼嘯的寒風吹得三人的衣袂獵獵作響,雲鳶被鬼影從麻袋裡抖了出來,矮子有些惋惜地摸了摸她的臉,嘆了一口氣,「嘖嘖,可惜呀,這麼好的絕色佳人都沒能嘗上一口。」

「老三!」

聽到老大叫他,矮子手上的動作停了下來,轉眼看了一眼鬼影,「二哥。」

鬼影點了點頭,一把扯住雲鳶的頭髮,將她拖到了崖邊,丟了下去,鬼影在崖邊看着她的屍體消失在視線中,這才安心的拍了拍手,三人滿意的轉過身漸漸隱於黑暗之中。

……

呀——呀——

還在啄食的烏鴉被掉下來的雲鳶驚地四處奔逃。

而有一隻烏鴉卻在一旁的樹梢上紋絲不動,通紅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掉下來的人。

來人了呢,是活的!

……

許久之後,雲鳶的手指突然抽動了一下,之前的她用假死騙過三人,可她如今的傷勢也怕是活不了多久了,但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父親被親姑姑害死,不甘心父親一手打拚的雲家落入賊人之手,不甘心他們對自己的侮辱,不甘心自己死的那麼早,她不甘心…她恨…

可惜她的實力太弱,卻又什麼都做不了。

寥寥幾個破碎的石碑上,根本看不出刻了些什麼,森森白骨錯落了一地,還有些許腐敗不堪的屍體散發著刺鼻的臭味,上面滿是白色的蛆蟲在不停地蠕動着。

這裡本是一個小墳地,後來人們總把一些死去無人收屍的屍體丟棄在這裡,慢慢地,這裡的屍體也就越來越多,最後變成了亂葬崗。

雲鳶強忍着噁心匍匐向前去,眼神瞥見邊上插在地里已經生鏽了的長劍,心中突然有了一個想法,這裡的陰氣一定很重吧。

她艱難地爬到了那把劍的邊上,把手伸過去,毫不猶豫地劃拉了一刀,已經淤青的手腕瞬間出現了一道紅色的口子,但由於劍刃生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