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看起來都有那個大病》[他們看起來都有那個大病] - 第1章 血祭

銀色的皓月高掛在夜空,幽幽的月光傾斜地照耀在狼藉的大地上,冰冷的石碑折射出些許寒光,森森白骨裸露在泥土表面,讓人不寒而慄,一陣陣陰風刮過,似那冤魂訴說著凄涼。

「嘎達。」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在這寂靜的環境下變得尤為突兀,驚起了一旁枯樹上警覺的鴉群,它們撲騰着翅膀飛快地掠過夜空,驚叫着向遠方散去。

一個瘦弱的身影正緩緩地從地上爬起,她用手敲了敲腦袋,試圖讓自己清醒一些,但很快發現自己的雙手沾滿了鮮血,左手更是沒有了知覺,一陣陣的刺痛開始席捲全身,如同針扎。

她眉頭緊皺,拖着滿身是傷的身體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腳下是一個用大量血液描繪的複雜陣法,在她起身的那一刻起,被地面徹底吸收,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

雲鳶怔怔地站在原地,看着眼前這屍橫遍野的場景,血腥與腐爛的味道瀰漫在周圍的空氣中,令人作嘔,同時也讓她心中不由地害怕起來,她本想扇自己兩個耳光清醒一下,可身體帶來的疼痛已經讓她知道這不是夢境,她是被一股奇特力量強行拖拽到這裡的。

「嘶。」雲鳶抱着頭痛苦地蹲了下來,頭痛欲裂,此時大量的信息湧入進來,她瘋狂地撕扯着自己的頭髮,試圖讓疼痛來掩蓋疼痛,猶如一個瘋子一般。

終於在幾分鐘後,她停下了動作,目光也變得有些獃滯,身體不由自主地向著某個方向踉踉蹌蹌地移動起來,像是有什麼力量在引導着。

……

她的名字叫雲鳶,是雲家的長女,雲家、宋家、百里家在江都並為江都三大家族,各家家主都是有實力背景的大人物,而昨夜雲家家主突然去世,讓其他兩大家族虎視眈眈,就等着一個機會搞垮雲家,分割雲家勢力。

但只有身為雲家長女的雲鳶才是知道幕後真相的人。

昨日雲家張燈結綵,前來赴宴的貴客更是絡繹不絕,滿滿當當幾十桌人,待賓客都入席後,雲家家主雲傲舉着手中的酒杯說道,「在座的諸位都是我雲傲的兄弟姐妹,我雲家有如今的勢力,都是仰仗着各位,這一杯雲某先干為敬。」

「雲兄說的這是什麼話,何來仰仗一說,要不是雲兄,我可能還是街頭那要飯的乞丐呢。」席位中一個五大三粗的男人拿着酒杯站起來說道。

「就是,我等哪個不是仰仗着雲兄。」

……

附和的聲音一片接着一片,不知是真心還是假意。

「諸位,今日是我雲某壽辰,客套的話我也就不多說了,我心中的還有一事要說…」雲傲轉頭寵溺地看向身邊的雲鳶。

雲鳶穿着一襲青衣端坐着,一件青藍色曳地裙,下衣微微擺動,身上是深綠針綉薄氅,上面繪着一些精緻的圖案。

青絲如雲,墨發綰髻,略垂幾綹搖曳生姿,雲鬢別緻,發間點綴着鈴蘭髮釵吊墜,更顯靈動,耳上的流蘇耳墜又襯托出了她大小姐的氣質,白皙如青蔥的手上戴着一隻銀色的手鐲,腰間系著古意綠如意流蘇絲絛,輕掛着折枝花的香袋。

少女生的纖巧削細,膚光如雪,眉如墨畫,雙目猶似一泓清水,小小的鼻尖微微泛着紅,嘴唇微抿,眉頭微皺,卻也遮蓋不了她傾城的絕色之姿。

「今日,我便要將雲家的一切事務交由我的長女雲鳶打理。」雲傲繼續說道。

聽到這話雲鳶也是一怔,原本熱鬧的氛圍突然安靜了下來,隨後又有人竊竊私語起來,似乎對他的決斷都有一些異議,但沒人敢當那個出頭鳥。

雲鳶低着頭,纖纖玉手捏皺了青綠色的衣裙,似乎在做強烈的心理鬥爭,她緩緩地開口道,「阿爹…」她的聲音有些顫抖,猶如蚊子叫一般,「我…我在平輩中實力太低,他們不會信服的,家主之位,我覺得還是…」

坐在一旁的雲凌突然打斷說道,「是啊,雲鳶說的也不是不無道理,她的境界太低,現在由她接任家主之位,實在是難以讓人信服,若非要選個家主,依我看,雲商這孩子…」

嘭——

雲傲用力地將酒杯拍在桌子上,臉上呈現出些許的怒意,掃了雲凌一眼,「我意已決,今後我會親自教導雲鳶,直到她真正能勝任。」

「可…」雲凌想要再說些什麼,但見雲傲如此堅定,也只能不情願地閉上嘴巴,只是她的眼中閃過了一絲不滿與惡毒。

一個實力如草芥的廢物,就憑自己的爹有點本事,就想當上家主,真是痴心妄想。

是啊,真是妄想,但這些並不是雲鳶想要的。

……

夜幕降臨。

送走了宴席的賓客,原本燈火通明的會場也逐漸變得暗淡寂靜起來,雲傲醉醺醺回到了房間內,昏暗的燭火下幾個身影闖了進來,雲傲看清來者的面龐,悠悠地走到桌邊坐下,倒了一杯水,咕嚕咕嚕兩口喝下,「二妹這麼晚了帶着這幾個人是有什麼事?」

「大哥,之前賓客太多,我也不好意思駁了你的的臉面,家主之事,還得從長計議,你這樣擅作主張,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