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 第3章 父愛涼薄(2)

,昨晚上一定很爽吧,那男人是誰?阿姨送給你這份大禮,怎麼樣?還滿意嗎?」

蘇卿眼神冰冷如刀:「秦素琴,你真卑鄙,也不怕遭報應嗎?」

秦素琴得意笑道:「我女兒已經坐穩了楚太太的位置,而你?不過是被人玩過一次又一次的破鞋,蘇卿,你幾年前就已經跟人鬼混,連孩子都生了,這件事楚天逸怕是還不知道吧,你以為做一個膜修復,就能瞞過楚家?」

被戳中內心最深處的秘密,蘇卿臉色很難看。

「當年是你們母女算計我。」

沒錯,蘇卿五年前確實生過一個孩子,只是那個孩子一生下來就死了,而她至今也不知道當年那個男人是誰。

這件事,她沒有勇氣告訴楚天逸,那是她的一個噩夢,她想擺脫的噩夢。

秦素琴冷冷一笑:「是又怎麼樣?就算你說出去,你爸也不會信,蘇卿,這蘇家一切都是我女兒的,你爸早就放棄你了。」

「對了,再告訴你一件事,你當年生的那個孩子,他沒死,是一個很漂亮的男孩。」

「什麼?我的孩子在哪裡?」蘇卿心裏震驚,想起那個十月懷胎的孩子,心狠狠一揪。

「你想知道?」秦素琴冷笑:「跪下來求我,我就告訴你。」

「秦素琴。」蘇卿幾乎咬牙切齒的從齒縫裡擠出一句話:「總有一天,我會新賬舊賬跟你一起算。」

先不說那個孩子是不是真活着,就算活着,哪怕她磕頭磕死了,秦素琴都不會告訴她。

……

水月酒吧。

蘇卿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她已經不知道喝了多少,整個腦袋已經昏昏沉沉,醉成了一灘爛泥。

她一想到自己的幸福都被秦素琴母女給毀了,想到楚天逸拋棄了她,胸口發脹,很是難受。

「蘇卿,別喝了。」安若搶過蘇卿手裡的酒,看着蘇卿難受的樣子,她心裏也很難受,憤憤不平地說:「調包新娘,她們也做得出,太不是人了,幸虧你逃婚沒嫁進陸家,不然這不是一輩子都毀了。」

安若話鋒一轉:「其實要是這陸大少不是個短命鬼,這陸少夫人的頭銜那不是吊打楚家嗎,在陸家面前,楚少夫人算個什麼。」

陸家大少神龍見首不見尾,見識過真明目的人極少,坊間各種傳聞都有。

「若若,我心裏難受,在我爸眼裡,我根本什麼都不算,他默認秦素琴母女的行為,把我推入火坑。」

被至親拋棄算計,蘇卿又如何不難受?

更難受的是到現在,她也沒聯繫上楚天逸。

「天逸他也不要我了,若若,我什麼都沒有了。」蘇卿傷心的哭了。

「你還有我啊,蘇卿,別哭了。」安若又心疼又氣憤:「不就一個楚天逸,我給你找一個更好的,我聽說這酒吧里來了一批會伺候人的鴨子,要不我給你叫幾個?」

會伺候人?

蘇卿腦海里突然浮現昨晚那個男人的臉,想起昨夜的瘋狂,臉再一次發燙。

她怎麼會想那個男人。

「我現在就去給你叫,男人,有什麼大不了的。」說著安若就去了。

喝多了的蘇卿趴在桌子上傻笑,伸手去拿酒,目光卻突然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她頓時酒醒三分,跌跌撞撞地追過去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