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蘇卿陸容淵的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無彈窗] - 第24章 醜媳婦見公婆

蘇雪這純屬明知故問。

她自然知道東窗事發了。

母親偷情的事被抓住了,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嚴重,一向聽母親話的蘇德安竟然把母親打成了這個樣子。

家醜不可外揚,可關起門來打,誰又知道?

一見到蘇雪來了,秦素琴抱着就哭:「小雪啊,媽媽不活了,蘇卿那個死丫頭算計媽,你爸要打死我了。」

「媽,你別哭了。」蘇雪安撫着秦素琴,看向蘇德安說:「爸,今天晚上的事,我也聽說了,一定是蘇卿陷害媽,你得聽媽解釋啊,媽之前也跟我說過,家裡公司出了問題,媽是去找周叔叔想辦法拉投資,你誤會了。」

事情沒完全到最後,蘇雪也不會蠢到去撕破臉皮,這蘇家千金,她一點不稀罕,她要做的是周家大小姐。

可她現在還沒有被周家認回去,那蘇家這邊就不能做的太絕了。

蘇雪給秦素琴使了一個眼色,來的路上,蘇雪已經打聽清楚今晚發生的事了。

秦素琴放軟了語氣,附和道:「老蘇,小雪說的沒錯,我跟周雄飛清清白白,就是見你最近太辛苦,為錢的事發愁,這才去約周雄飛出來吃飯,想着讓他能投資公司。」

「爸,你跟媽都多少年了,你還信不過我媽嗎?」蘇雪與秦素琴一唱一和:「我媽一心一意對你,怎麼可能做對不起你的事。」

「是啊,老蘇,我們都十幾年的夫妻了。」秦素琴抹着眼淚,十分委屈的說:「我一心為這個家,你竟然還懷疑我,現在好了,得罪了周雄飛不說,你那個大女兒還把李家得罪了,現在就等着李家上門算賬吧。」

秦素琴故意把矛頭指向蘇卿。

果然,一聽到蘇卿名字,蘇德安火冒三丈:「這個不孝女。」

相比於秦素琴的不忠,現在當務之急,是如何應付李家。

蘇雪與秦素琴對視一眼,見已經轉移了蘇德安的注意力,蘇雪看似憂心忡忡,實則火上澆油的說:「爸,這李森睚眥必報,肯定會來找茬,蘇卿就算沒住家裡了,可怎麼說也姓蘇,還是蘇家人,李家只會把這筆賬算在蘇家頭上,到時蘇家就完了。」

蘇德安愁眉苦臉,臉色十分難看。

秦素琴又說:「這件事是蘇卿惹出來的,那就該由蘇卿去解決,冤有頭債有主,老蘇,想讓李家不找麻煩,那就只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蘇德安下意識的問,也可見他對李家的忌憚。

秦素琴眼底划過一抹得意,說:「與蘇卿斷絕關係,只要她不是蘇家人,那李家也沒理由再找麻煩了。」

蘇雪一聽,心裏一喜,慫恿道:「對啊爸,我覺得這個主意不錯,你別再猶豫了,否則天亮後李家人來了,那就什麼都晚了。」

蘇德安皺着眉:「可到底蘇卿是我蘇家女兒。」

哪怕再不喜這個大女兒,蘇德安也沒想過斷絕關係。

「爸,蘇家完蛋了,這帝京就再沒蘇家了。」蘇雪不甘心的說:「你辛苦忙活了大半輩子,可就付諸東流了,與蘇卿斷絕關係,解決了李家這邊,周叔叔那邊,我改天帶上天逸約着周叔叔一起喝喝茶,看在楚家的面上,今天這事也就過去了。」

蘇雪後面的話很讓蘇德安心動。

蘇德安開始鬆動了,他也不想辛苦大半輩子的公司就這麼垮了。

秦素琴又催了一句:「老蘇,天可快要亮了,你再不做決定,那就真晚了。」

蘇德安遲疑着,說:「我會找律師在天亮之前跟蘇卿斷絕關係,你給我老實待在家裡,我現在出去一趟。」

蘇卿先得罪了陸家,這又得罪了李家,這蘇家早晚得被蘇卿給禍害了。

蘇德安想到上次陸容淵警告的話,蘇卿的婚事他做不了主,也許是因為得罪了陸家,陸容淵才會說那樣的話,說不定遲早還會再找蘇卿算賬。

一想到,蘇德安就更想趕緊跟蘇卿斷絕關係,以免殃及池魚。

蘇德安一走,秦素琴拉着蘇雪的手哭了:「小雪,你要是再來晚點,媽就被打死了。」

「媽。」蘇雪寬慰着:「你怎麼這麼不小心,被蘇卿給算計了。」

「那個死丫頭,今天這筆賬,我是不會這麼算了。」秦素琴眼裡全是怨毒,說話幅度過大,扯動臉上的傷,疼得倒吸一口涼氣,這恨意也就更深了。

秦素琴趕緊在沙發上坐下:「小雪,幸虧你剛才機靈,媽很高興,你比之前成熟多了。」

秦素琴有些意外蘇雪的改變,竟然三言兩句就讓蘇德安答應跟蘇卿斷絕關係。

蘇雪眼底划過一抹嫉恨:「楚天逸對蘇卿還是余情未了,我是不會讓蘇卿好過。」

……

翌日。

蘇卿醒來,一摸身邊,空蕩蕩的。

陸容淵不在床上。

習慣真是個可怕的東西。

這才同居半個月,她已經習慣了醒來能看見他,人不在,心也跟着空蕩蕩的。

蘇卿伸了個懶腰,聞到了廚房裡飄來香味,頓覺肚子餓了。

蘇卿穿上拖鞋走向廚房,陸容淵已經做好了愛心早餐。

火腿煎雞蛋,三明治配牛奶。

「醒了,去洗手,馬上就可以吃了。」陸容淵笑着將早餐端上桌。

這要是讓陸家那群人知道,堂堂的陸家掌權人在三十平方不到的房間里給女朋友做早餐,恐怕得驚掉下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