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興》[宋興] - 第9章 魚入網中(2)

振振有詞,「菩薩保佑,佛祖保佑,老子保佑,土地公保佑,各路神仙保佑,若信徒此次平安無事,定送上香火孝敬。」

突然年輕衙役察覺身後傳來異常的動靜,好像是腳步聲,而且越來越近。

年輕衙役嚇得連回頭的勇氣都沒有,嘴裏念叨的語速越來越快,豆大的汗水不斷從臉上滴落在地上。

完了,完了,大哥真的詐屍了,不過有一說一,大哥你還真是小氣,我真的是無意冒犯啊,你要找就去找兇手。

這個時候想再多也沒用了,因為後面兩隻手已經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年輕的衙役條件反射般的繃緊了身子,這時候他甚至覺得自己好像高了一點。

可這姿勢好像不那麼正經啊,他能感覺到後面的氣息已經碰觸到自己的後背。

該不會這位大哥生前好龍陽吧,大哥,人鬼殊途,莫要強人所難,放過我吧,我長得也寒磣,不能飢不擇食啊。

「這位兄弟,你得罪的好像是鬼吧,你求了那麼多,唯獨少了閻王爺,對不住了,你還是當面去求他保佑才靈驗。」

年輕的衙役這才察覺這雙手並不是那位已死大哥的,因為這手他感受到了溫度,背上有一塊褐色胎記。

「你是誰!」年輕衙役猛的轉過頭,眼前是一個一襲黑衣的蒙面人。

「有賊人!」

剛做出口型,還未發出聲,就被黑衣人一記手刀打暈倒地癱軟的靠在牆上。

屋外的年長衙役解決了生理需求,緊張的心情也是舒緩多了,吹着口哨邊往回走邊哼着小調。

「西邊的小娘子勒,哥哥從東邊來,你着紅裝,哥抬轎來喲~喲。」

「臭小子,哥回來了,你要撒尿就趕快去。」

年長衙役踏門而入,第一眼就看到年輕衙役靠在牆上睡著了,原本愉悅的臉色變得鐵青。

好你個臭小子,我就走開一會,你就開始偷懶,真是來氣,直接朝年輕衙役來了一個巴掌,並沒有什麼反應。

你個小子,還睡得挺死的嗎,年長衙役直接掏出水壺準備直接往他臉上潑。

「不用試了,你還是和他一樣下去求閻王給你們投個好胎吧。」

年長衙役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黑衣人打暈了。

與此同時,在破廟外的夜色中,有三個黑衣人正準備摸入就被埋伏已久的衙役團團圍住。

「兄弟們,記住了只抓活的有重賞。」不知什麼時候出來的熊虎彪對周圍的衙役說道。

「是,大人。」眾人看着這三個錢罐子,興奮的笑着。

三個黑衣人看見衙役是越聚越多,自知是已經無法突圍了,為首一人發出夜鶯似的啼叫後,三人動作一致,紛紛用力擊打自己的臉頰。

「快攔住他們!」

話音剛落熊虎彪已經蹦到三人面前,直接把手塞到一人口中,可還是為時已晚。

三人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口鼻流血,臉色發黑沒了聲息,搜遍全身,也是一無所獲

死士,竟是死士,熊虎彪眉頭緊皺,頓時覺得非常棘手,他也不敢怠慢,連忙朝廟內走去。

吳靖誠此刻哪有什麼醉醺醺的樣子,整個人無比精神甚至還帶點興奮。

「賢侄,聽外邊的動靜小了許多,魚兒應該已經入網了。」

江睿打了個哈欠,看着吳靖誠的興奮樣,真是個老狐狸,怕也是熬了一晚上,不過這醉得真像那麼回事,演得讓人流淚,就知道如此穩重之人,怎麼會在今晚如此關頭喝得爛醉。

不過這動靜傳來的方向好像有些不對勁,與放屍的偏殿完全相反,想要弄成無頭鐵案,對方絕對是沖屍體來的,斷不會如此枉費功夫。

「不對,叔,對方肯定是沖屍體來的,偏殿那邊斷不會如此安穩,會不會是聲東擊西,要不要讓人去看看。」

「放心吧,偏殿那邊安排的人手比這邊多得多,沒有我的命令沒有人敢擅離職守,就是一隻蚊子也飛不進來。」吳靖誠說道。

不過吳靖誠向來行事謹慎,話雖是這樣說,還是讓個衙役前去看看。

這時吳靖誠看見熊虎彪急匆匆跑過來,心裏有種不安的感覺。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