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興》[宋興] - 第8章 廟中對飲(2)

亦云,我一直以為你是個混球,真是瞎了眼分明是個知禮的良家少年。」

「叔,謬讚了,謬讚了,其實他們說得可能也沒錯,咱們就不要客氣來客氣去的了,先吃東西吧。」

吳靖誠手往腦門上一拍,然後笑了笑。

「也是聊得這麼久,這肉涼了就不好吃了,不過叔難得聊得這麼高興,又有佳句相伴,當浮一大白,老王叔再拿些熱乎的烤腿過來,還有我剩下的那壺酒和方才你到新明村莊戶家買的那壇酒一併拿過來。」

又朝江睿說道。

「叔平生就好這口酒,就是天塌下來,也得來那麼一口,才能安心上路。」

「好的,老爺,我這就來。」

剛剛還在燒火擺鍋的那位老衙役應了一聲。

「賢侄,你別看他年紀大,這皰廚之事就是越老越香,在此地為官這幾年都是他在操持我的飯食,十分對我的胃口。」

「剛剛那雞腿烤的不錯,想來廚藝肯定不差。」江睿回答道。。

就在這會說話的功夫,被吳靖誠叫做老王叔的老衙役朝二人走了過來,左手端着一片荷葉,裏面放着油餅和烤腿,右手環抱着一壇酒靠在腰上,酒罈上還有一小瓷瓶,青花點綴做工精美。

「老爺,酒就剩半壺了,您可得省着點喝,要不只能喝這壇濁酒湊合了。」

老王叔說完,又撿了塊木板子把吃食放在上面,瞥了眼江睿,心想老爺怎麼會和這個混球聊得這麼興起,自己可是親眼看過這混球仗勢欺人,巴不得趕緊送入牢房問審。

哼,這一身皮囊倒是生的極好,就是心黑,真想他罵幾句,可也明白自己的身份,此話是萬萬說不出口的,笑呵呵對江睿道。

「碗筷不夠,小老兒勉強用荷葉湊合,還望不要嫌棄」。說著便拿出兩個酒杯把其中一個滿上遞給吳靖誠,然後指了指火堆上的鐵鍋。

「老爺,你們慢用,那邊我還離不開,有事再喊我。」

老王叔說完便走了,這讓吳靖誠有些傻眼,看着另一個空着的酒杯神情尷尬,老王叔穩重的很,此刻怎會如此無禮,對江睿訕訕一笑。

江睿自然不會在意,畢竟自己是惡名在外,別人有這樣的反應也不足為奇。

「吳叔啊,這酒香撲鼻,看來是絕世佳釀啊,難怪那衙役捨不得給我喝。」

這句玩笑更是讓吳靖誠羞紅了臉,連忙給另一個杯子也滿上,話也脫口而出。

「賢侄,這哪能啊,這酒確實是好酒,五味樓的仙人釀,可不容易買,叔親自給你滿上,再自罰一杯」

「叔我看你就是肚子里的酒蟲犯了,想要比我搶先喝,咱同喝同喝。」

說罷,兩人相視一笑,將酒一飲而盡,默契的沒有再提老衙役和此事,就當玩笑話過去了,這可能就是講話藝術的魅力所在。

酒香醇厚濃郁,酒液清澈,入口也無雜質,比起市面上五顏六色雜沫眾多的酒好太多,就是酒精度數遠不如後世的白酒,也就比啤酒高一點,不夠得勁。

「叔啊,此酒雖好,可還是差點意思。」

「這可是江寧城最好的酒了,賢侄難道還有更好的酒。」

「你可去城裡的絕味樓問問,定有所獲。」

吳靖城想了想,城中好像確實有家叫絕味樓的小酒樓打出招牌正在裝繕,快要開張了。

不過要說這名不見經傳的絕味樓有比仙人釀更好的酒他是不信的。

「賢侄你可真會賣關子,那叔到時派人去問問。」

「喝,咱繼續喝。」吳靖城客氣道,顯然不以為意。

江睿沒有解釋,從隨身的小木盒取出一小瓶用於去腥的蒸餾酒,給兩人倒上。

「喲,還真有酒,那可得嘗嘗。」吳靖城說罷便舉杯飲盡。

「咳!咳!」

吳靖誠覺得自己好似吞了一口火,肚子火燎燎的,臉嗆得通紅,止不住的咳嗽。

江睿早有所料,沒心沒肺的哈哈大笑後,小抿一口酒。

吳靖城看到這個動作,也知道自己鬧了笑話。

但這酒是真烈,不過當真是過癮,爽啊,相比之下仙人釀就成了小娘子,綿柔無力,此酒真乃天上有。

吳靖城忍不住又給自己倒了一杯,也學着細細品味。

「賢侄,此酒真是霸道,酒可還有,叔現在可是酒蟲犯了,你可得給叔治治。」

「叔,不瞞你這酒樓是家姐所開,酒全部都用作開業了,你到時來捧場侄兒給你免費,包你喝個夠。」

「那可一言為定,到時候沒這酒,我可不買賬。」

兩人舉杯碰飲,分外暢快。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