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興》[宋興] - 第3章 農家少年(2)

除了到處是竹籤子,就還剩下一點肉串,這輩子都還沒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

想想江家少爺允許自己待會帶回家就高興,爹爹,哥哥定沒有吃過這樣美味,自家幾月前打的山雞與之相比就是糟糠,天上仙人所食大抵如此。

過量的暴食過後,人體大量血液湧向腸胃,大腦此時處於缺氧狀態,從而產生一股睡意。

陳二狗此刻就是這樣的狀態,覺得自己腦袋有些昏沉,四肢有些乏力,小心翼翼的繞過樹蔭下熟睡的三人,熟練地爬到樹上,找了個樹杈躺下了。

濃濃的睡意襲來,周公熟練的關掉了人體的窗戶,陳二狗沉沉的進入了夢鄉。

「大牛,二狗快點來吃飯了,吃完還得去地里呢。」

「知道了爹,還有一件衣服快漿洗完了,就來」

「二狗,別逗雞了,還指望它下蛋,你先去我馬上就好了」

「大哥,今天我又掏了一枚蛋,賣了這些蛋就能給你買雙鞋了,就不會再把腳磨破了。」

「知道了,快去吃飯。」

進了屋子,「爹爹今天吃什麼啊?」陳二狗問道

「昨天打的山雞做的湯,還有野菜,快來嘗嘗可鮮哩。」陳祖德說完給兩個碗盛滿雞肉,

這時大牛也進了屋子,「爹爹你怎麼不吃,一起吃啊。」

「吃、吃,爹爹有。」說完把剩下的雞頭盛進自己碗里,又用手擋住大牛把雞腿放進自己碗里。

說道:「爹爹老了,吃了也是浪費,有口湯喝就行,休要多言,快吃。」

三人把雞吃完,這才開始吃飯,陳祖德給大牛盛滿了一大碗米飯。

「大牛,你先吃,我和二狗等下再吃,你飯量大一定要吃飽,待會還要幹活,不吃飽怎麼行。」

「爹,咱一塊吃吧」大牛哀求道,但爹爹的眼神不容拒絕,弟弟的眼睛充滿希冀。只好加快速度吃完這碗,又盛了一碗,看了看鍋里,雖然自己只是半飽但還是把碗里一半米飯扒回鍋里。

「我吃完這碗就飽了,你們快去吃,今天晚上做完農活我再去山裡看看,搞點肉食就着筍乾炒一下,做個竹筍炒肉。」

「什麼竹筍炒肉!我不要啊。」二狗大聲叫道,聲音之大,鳥飛雀躍。

「二狗子,你醒了,你爹爹找你可好生辛苦。」樹下的江睿說道。

「二狗,你給我滾下來,整天上躥下跳,雞飛狗跳沒幹好事,我看你是皮又癢了」陳祖德對着陳二狗顫巍的點着手指。

江睿摸了摸鼻子,這話好像不對勁,咱可是正經人,又不好直接問,讓人怪不好意思的。

「睿少爺,犬子頑劣,若是衝撞了少爺您,小老兒向您賠個不是,還望您不要放在心上。」說完慢慢彎下了腰,看上去才不惑之年竟已生出一縷縷白髮。歲月在他身上從來就沒有靜好,時間留下的只有那張布滿風霜的臉龐悄然老去。

「使不得,老伯。」趕忙將他扶起。

「您是長者,萬不可行此大禮,我以前雖行事乖張,但一場大病過後明白了許多,如今也是克己修身,您這不是折煞晚輩嗎。」

「唉,倒是小老兒我言重了」陳祖德拱了拱手。

「是哩,少爺可好了,還有很多好吃的東西。」

陳二狗一邊拿起烤串。

「爹,你嘗嘗。」

「只是咱家的豬死了,爹,豬死了是不是哥哥就不能娶嫂子了,對不起都怪我沒關好豬圈門。」陳二狗有些難過,低頭說道。

「放心吧,不會耽誤你哥娶親的,你把我給你的那張金屬片給你爹爹,剛剛我已經和你爹爹商量好了。」

江睿看了看天邊的晚霞,說道:「天色已晚,老伯我也該歸家了,這剩下的豬我讓這位壯漢幫你們背回去。」

「放心吧,少爺」大山應了聲。

「那好老伯,我就先走一步。」

「睿少爺,此恩比山重,老朽一家必不敢忘,那您慢走。」

江睿向後擺了擺手,與婷兒邁步離開。

老伯目視着江睿的背影,拉着陳二狗彎腰鄭重的行了一禮。

「爹爹,小時候我一哭,你就說再哭就叫江家惡霸來吃我,這和我今天看到的可不一樣,難道是假的嗎?」陳二狗問道

「傻小子,那只是我誆騙你的,你可知以前隔壁大春家被睿少爺搶了一隻雞第二天反而多了幾隻雞,明天就能憑這張卡片去睿少爺那領一隻比我們家還大的豬,據說豬都是騸過的積肥快,還送了幾隻小豬仔。」陳祖德滿臉喜色。

「那是不是哥哥,可以娶媳婦了?」

「娶!過幾天我就託人說媒,把這些豬養大我們家會越來越好的。」

「嘻嘻,大山哥你聽到了嗎,等我哥哥娶親,一定請你們來喝喜酒。」

「那我們吃你家的東西,你可不要又哭哦。」大山說道,為少爺由衷的感到高興。

「那肯定不會。」陳二狗有些害臊,此時他還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