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興》[宋興] - 第3章 農家少年

大山的雙手伸展開來,一個緩衝穩穩抱住,這孩子在大山壯實的身軀下,跟嬰孩無異,倒也沒什麼大礙,便將其放在地上。

江睿仔細的打量着,這孩子身上的衣物明顯大了許多,應該是家中兄弟穿不了的,不過漿洗得非常乾淨,衣服都已經發白了。

「你這頑童,跟個猴兒似的,在樹上幹什麼?」江睿問道。

這孩子顯然已經被嚇懵了,眼光無神,楞了一會,眼睛裏慢慢湧出淚水,打**衣襟。

「壞人,壞人都是壞人。」嘴裏不停的小聲呢喃着。

猛然想到了什麼,發了瘋的跑向了已經被分解的大黑豬旁,摸摸黑豬耳朵上的「W」型缺口,似乎是確定了什麼。

「你們都是壞人,還我家的豬!」朝着三人絕望的吼道,哭的撕心裂肺。

三人被吼得不好意思,明白這頭黑豬應該是這少年家的。

「我要是說這頭豬是中暑自己熱死你信嗎?」

「好吧,雖然這豬衝撞我們在先,但這豬確實是我們放倒的,而且也是我們吃的,向你賠個不是。」江睿抱歉道。

「少在這裡裝好人,你們就是土匪。」少年抽泣道。

「嘿,你這娃子,還不領情,吃你豬怎麼了,在村子裏就沒有我江睿吃不了的東西。」江睿說道。

「我告訴你,江家村的天只有一種顏色,那就是我江睿的臉色。」

這孩子面對江睿的恐嚇不為所動,只是一個勁的抱着豬頭,神色黯然。

大山拿着幾根烤肉串遞到他的嘴邊,誠懇的說道:「豬是我殺的,你要打要罵隨你,不過這烤串我家少爺烤的極好,你嘗嘗看,不要哭了。」

江睿:「……」

看到這一幕,無奈的拍了拍腦袋。果不其然這孩子哭的愈發震耳,眼淚不停的從嘴裏和眼裡流出來。

江睿對婷兒使了使眼色,婷兒點了點頭示意自己明白。

婷兒走到那孩子身邊,兩人小聲的說起悄悄話來,也不知道說些什麼,片刻後就傳來兩人的笑聲。

婷兒拿了一杯西瓜汁給了那孩子,俏皮對着江睿悄悄眨了眨眼,過來道清了原委。

原來這少年叫陳二狗,家中三口人,除了老父親還有一個兄長,他爹早年外出做工,腿腳落下了毛病,瘸了一條腿,幹不了重活。

家裡的農活重擔都在哥哥身上,一家人相互幫襯,日子清貧又溫馨。最近幾年地里收成也有富餘,哥哥也到了娶妻的年紀,已經相中了鄰村的姑娘。家裡就等這條豬再肥些,就拿去賣掉換些錢財作為彩禮上門提親。

如今倒是成了這幅局面。

「小子,你叫陳二狗是吧,豬死不能復生,這豬還剩下大半頭,待會這個很壯的大哥會幫你背回家。」江睿指了指大山。

「至於烤好的,已經進了肚子,這個給你家大人,他會明白的,保你們不會吃虧。」說完遞給了陳二狗一張金屬薄片。

婷兒大山兩人面面相覷,顯然知道這是少爺農場的進出憑證,少爺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都是裏面出來的。

陳二狗接過金屬卡片,儘管不知道這是什麼,但也明白應該是貴重物品,小心的放在衣襟里。說道:「江家少爺你也不害臊,婷姐姐說愛哭的孩子會尿床,我不哭就不會像你小時一樣尿床了。」

江睿的臉頓時黑了,好你個江婷兒什麼事都都往外說,少爺我不要面子嗎?好傢夥原主尿床的事,我還無法反駁,這口黑鍋是焊死了呀。

「你個熊孩子,你曉不曉得沒經歷過竹筍炒肉的童年那都不叫童年,少爺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正經童年。」江睿壞笑道。

「我吃過竹筍,脆脆的,爹爹做的可好吃了,加肉應該會更香吧,我好久都沒吃過肉了,上次吃肉還是三月前爹爹在山上打的山雞。」陳二狗說完看着桌上的烤肉串,口水直咽,眼裡藏不住的渴望。

「想要吃,桌上的烤串等會再給你吃,現在先嘗嘗少爺我為你準備竹筍炒肉,其中滋味定讓你十分難忘。」

「真的嗎?」

「嘿嘿,真的不能再真了。」

說完江睿就抄起一條竹條往陳二狗的屁股打去,沒想到這小子倒是眼疾腳快,雙腳一蹬堪堪躲開了竹條,跑到了婷兒的身後。

「別跑你個臭小子!」

「我再也不吃竹筍炒肉了,婷姐姐救我。」陳二狗拉住婷兒的手,像抓住救命稻草。

「婷兒快讓開,少爺原諒你說我的壞話了」

「少爺你跟個孩子生什麼氣。」婷兒勸道。

「你不讓是不是,大山給我抓住熊孩子。」

「不,大山你不想。」婷兒瞪着大山,威脅意味十足。

「少爺……」大山欲言又止

「反了,都反了,這才半天你們就被策反了。」江睿氣急而笑,竟比之高盧雄雞也是遠遠不如,家門不幸,家門不幸。

微風拂過,蟬在叫,眾人笑。

陳二狗被辣得滿頭是汗,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啪啪」作響,又看向桌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