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興》[宋興] - 第1章 夢回千年(2)

鳳眼似乎能看到星星,面容姣好,膚白若雪,五官精緻,任誰望之不言仙人乎。

從地獄到九天之上巨大的反差,讓人如梗在喉迎難而退,遺憾不已。

在江睿的記憶里,大山是在自己出生那天雪夜裡,被人遺棄在江家大宅門前,被管家弈伯伯收留下來。弈伯伯姓趙,和爺爺關係很好,無兒無女,孤家寡人一個,亦待他如親子,傳他武藝。

江睿母親在生妹妹時難產而死,上頭還有一個姐姐,沒有兄弟。大山自幼和江睿一起長大,如親兄弟一般。

「小魚小蝦才鮮美呢,用來燒烤更是一絕,少爺我來給你們露一手,可別把舌頭都吞掉哦。」

江睿一邊從大山手裡接過魚蝦開始料理一邊說:「想吃就得幹活,婷兒你去撿柴火,大山哥你去咱家地里弄一點點矮黃、菘菜、韭菜,再弄幾個大瓜。」

大山回道:「可我們家沒有種瓜啊」。大山摸了摸了自己的腦袋,不知所措的小手打成蝴蝶結。

婷兒見狀笑道:「大山你可真笨,別家莊戶可是有的,你去拿幾個別拿多。

聽到這話,大山更是急紅了臉連忙道:「可這是搶啊,少爺你不是不讓我做種事了嗎,爹爹知道了又要打我了。」

「少爺的事,怎麼能算是搶呢,那是借,能看上他們的東西是他們的福氣」婷兒說完就從腰間的荷包里取出一些銅錢偷偷的塞給大山。

「吶,這是買瓜錢,別被少爺看見,不要欺負別人,也不要被別人欺負了」婷兒小聲囑咐道。

「知道了我這就去。」大山回答道,手卻迅速的接過銅錢塞到了袖口裡,然後才離去。大山雖然憨厚,但兩人顯然不是第一次這樣配合,顯得極為熟練,十分默契。

江睿把兩人的小動作看在眼裡,卻不點破,記憶里原主人小鬼大,今年也才是個16來歲的少年兒,在後世正是上中學的年紀,可已經是個燒殺不敢,搶掠干盡的角兒。

江睿剛穿越的時候,為了不暴露秘密,按照原主的行事風格,照貓畫虎。一個是接受現代教育的高素質青年,一個是封建社會村霸,自然良心不安。

事後江睿悄悄拿過錢財去賠償,被告知自己已經賠付過了,回想起以前的種種細節,這才明白每次作惡過後,婷兒都會以自己名義溢價賠償,給他擦屁股。別人還以為這是地主家傻兒子的惡趣味,倒也相安無事。

也不知道這後面到底是父親,爺爺還是姐姐的意思。

這種被人保護的感覺,確實是讓人羨慕,不過這大概率也是原主變成這樣的誘因,沒有正確的引導,再發展下去燒殺也說不定是家常便飯了,到時就是江家再勢大也是保不住這傻小子了。

既然老天有意讓自己成為你,那麼欠下就我來還代替你還吧。

只是自己的性格與之判若兩人,只能以穿越時腦袋受傷為由,倒也沒人懷疑。

河蝦洗凈後江睿熟練的夾住蝦尾輕微用力拉出蝦線,極為絲滑。

魚不多不少但種類雜,以鯽魚居多,最大的是條大青魚,約有十來斤,拿出小匕首刮掉魚鱗,去掉內臟,再切成生魚片。

剩下的小魚,如法炮製,用竹籤子把魚蝦串成串子,用竹簍子裝好,這些可都是頂好的河鮮。

在後世想吃上這麼一頓野生魚,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比起養殖的魚,沒有土腥味,肉質綿軟鮮美,無毒無公害。

婷兒一邊彎腰撿着干樹枝,目光時不時的偷瞄向忙碌的江睿。

「少爺自從被一個古怪的東西砸傷後,性子就收斂了許多。

以前少爺就跟個虎崽子一樣上躥下跳,一刻都不安寧,如今少爺可是安靜了許多,時不時的發獃,也不知在琢磨什麼,到是弄出許多稀奇有趣的玩意。

大老爺從江寧城裡尋來的辛神醫也是看不出什麼名堂來,斷言是上天給少爺開了竅。

「少爺,我還想吃辣的,辣椒可不可以抹多一點。」婷兒咂着嘴巴說道,似乎在回味辣椒的滋味。

「吃吃吃,就知道吃,辣椒都被你當飯吃,一大口一大口這誰頂得住。」江睿沒好氣的說道。

「你忘了上次嘴巴都腫成鴨子嘴了,又是誰大半夜的哭着讓少爺我去取瀉藥,還不長記性」

「╰(⇀‸↼)╯哼!我又不是傻子不會再當飯吃了,可辣的滋味抓得人心痒痒,婷兒的口水已經流出來了。」婷兒用手帕擦了擦嘴。

江睿也只是嘴上說說,手上的動作可沒有停,打開了一個竹製的小木盒,只見裏面裝着一個個小竹筒,筒身還刻着簡體字。

十三香、胡椒粉、鹽、雞精、孜然粉、花椒、五香粉、糖、奧爾良燒烤料、八角、桂皮、蚝油,剁椒醬。

沒錯,把原主砸傷的正是自己的登山包,一個裝滿物資的現代織製品,這可真是大自然的饋贈。

哦不,應該是神明的祝福,畢竟大自然可沒有能力戲弄時間,把一個包從現代帶到古代,已經不是科學可以解釋的通的。

包里東西除了一些戶外裝備物資外,還有就是自己攜帶的食物了,各種調味料也是齊全,自熱鍋也有一些。最多是燒烤的各種冷凍肉串,當然肉串對於江睿用處是微乎其微的,不能說它來自1000年後,就變成唐僧肉了。

最為關鍵的是包里還有自己攜帶的新鮮的辣椒和馬鈴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