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先生的小梨渦》[宋先生的小梨渦] - 第4章 受欺負

「這一下子這麼煽情,到哪去學的,你姐姐可不吃這一套。」

好吧,明明很感動,還是要這樣來掩飾。

「剛剛那個是?」

「相親對象,媽的朋友介紹的,推不了來見一面罷了。」

「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嗎,怎麼還來相親。」

他那句姐夫會吃醋可不是鬧着玩的。她脖子上都有印子了。

「我哪來的男朋友,我怎麼不知道。」

「那你脖子上的印子哪來的?」

真當他是小朋友不懂這些啊。

「傻小子,有印子就是男人親的,我自己掐的不行,蚊子咬的不行。」真的是蚊子咬的,疼的不行還去買了葯,那天是顧及他同學在才遮住。

「哦。」

看時間不多了,才說那件事。

「你回家那天,爸媽給我打電話,說你手上有淤青。」

下意識手摸着自己的手腕,那淤青現在還沒散,所以才一直穿長袖的衣服。她以為自己掩蓋的很好。

「我跟爸媽說是我跟你搶吃的,我下手太重了。」

「這個借口漏洞百出,這麼大了還搶吃的,只有爸媽才信。」傻弟弟,還說不是小朋友。25歲的姐姐和23歲的弟弟能為什麼吃的搶的這麼激烈。

「所以,怎麼回事?」許木快速出擊,直奔重點。

許柔兒被問住,端着牛奶小口小口喝了起來,這些事她不想說。

「姐,你是不是受欺負了?」許木以為她默認和傷心不敢去回應,也跟着低下頭,小聲說。

「沒有,別亂想。」不想讓他亂想,開口解釋。

「是誰,我去找他,我告他騷擾。」一定出了事。

許柔兒摸摸他的腦袋。

「沒有,姐姐知道保護好自己,你好好讀書,別管這麼多,我會處理好,乖乖的。」輕輕摸着他的腦袋安撫着。

「我是個男人,能保護你,有事一定要給我打電話。」不是那回事也是受到欺負了,為什麼他是弟弟不是哥哥。不能早點保護她。

「姐姐知道,乖乖的,我要先走了。兼職的事自己安排,我不管你,但是要安排好學習時間。」

許柔兒踩着高跟鞋出了咖啡廳,姐姐只有168的身高,但總是把自己這個185的男人護在自己的羽翼下。

他拉住宋言問他還有沒有其他的工作,他要多賺點錢,買更多的禮物。

國外的生意談下來了,還有個收尾,去跟經理交報表時被扣在了辦公室。

經理不懷好意的去關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