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從2次至第N次開始》[死亡:從2次至第N次開始] - 第1章 第八十五次死亡後

比較寬敞的房間。

「滴答滴答~」掛鐘舒緩的敲擊,攜帶着輕柔的聲音,替床上男人鎮靜神經系統,愉悅心情。

窗帘未拉上,微光照射在床邊桌子上。

黑檀木桌子線條自然,上面:懸在桌沿快要滑落的手機,虛掩着的筆記本電腦,暴力拆卸的香煙盒,凌亂飄落的煙灰,橫躺溢出的酒瓶,濃重的酒精氣息瀰漫整個房間。

是的,這個男人過的很糟糕。

就在昨天,我退役了。

情緒低落,人也有些消沉,我去泡吧了。

不知如何是好,喝的酩酊大醉。

床上下里外,衣服雜亂扔有好幾處,甚至被子上,還掛着一隻女性高跟鞋,黑色的。

房門厚實,推開毫無聲響。

10:30,就要掉落的手機被扶起,屏幕亮着,關閉即將震動的鬧鐘。

黑色燕尾服男人,捲髮,棕紅領帶,右手握着一把刀,寒意侵襲着酒精氣息。

緩慢抬腳,避免因嘈雜而破壞房間和諧氛圍,影響房間主人休息。

挪步床邊,抬起刀,光照下的影子打在女人臉龐上,女人睜開眼。

「啊~!」枕邊尖叫聲,女人掀開被子,扯了件衣服,遮擋重要部位,隨即跑開了。

好吧,此等程度的恐懼,就足以讓這位牙醫小美妞,尖叫着跑開了,不管我的死活。

燕尾服沒有理會女人,他的目標顯然不是這個金色發質,春光乍現,身材飽滿,但面露驚慌的長髮女子。

為了這個距離他一臂之長,帥氣挺拔,赤身上裸,有着健壯的體格,發達的肌肉,看上去十分精悍的男人。

起床,抬頭,躲過斜劈一刀,可木製的床頭就沒那麼好運。

穿鞋子,褲子躲過橫砍一刀。

………,彎腰,撿T恤,向前走,又一次躲過豎直砍下的一刀。

左側襲來,轉身擊打對方手腕,T恤扭轉。

「刀我收下了」,

「哐當」冷兵器與地面碰撞的聲音。

對方掏出匕首,

以T恤作粗繩,擋一招他的右手突刺。拍打手腕,慣性使得匕首朝向對方。

他的刀換手了,招架住,擒拿他的雙臂,扭住他,翻他個狗吃屎。

「好了,我能喝杯咖啡嗎?」

沒有回復,也不等回復。

提起咖啡壺,昨天沒喝完的。

倒在杯子里。

「你能想像嗎?每天上午起來,都有一個不知道哪來的混蛋,想用一把操蛋的砍刀,來切斷你的脖子。」

真實而又難以置信。

舉杯抿嘴,才喝一口。

對方不依不饒,擺好架勢,提着匕首往前衝來。

「真不讓人省心…」

看準時機,側扭,咖啡洗臉。

「啊噢~」

或許是濺射到了眼睛。

「看來,得有一陣子好玩咯。雖說是當作遊戲,嗯,現實中的遊戲!」

「你死定了,FUCKyou!」燕尾服,氣急敗壞,不復之前優雅。

像是戰鬥宣言,他再一次舉匕首上刺。

一杯子,砸他頭上,碎了。

一地的玻璃碎渣。

「一旦震蕩平息,一旦對方倒地,一旦我剛開始意識到究竟發生什麼?」

差不多,八十五次了。

讓人惱火之餘,不禁感嘆,我竟然死了,這麼多次。死亡的感覺難以忘卻,這真真的很煩人。

打開抽屜,拿出護腕,護膝,勉勉強強加點保護措施,雖然不知道有什麼作用。

「我叫番尼,是一個特種兵,昨天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