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誰的命中注定》[誰是誰的命中注定] - 第9章 把你的心臟換給她!

「我想跟你單獨談談。」墨清塵眼睛掃了一圈,希望季銘風可以屏退左右。

季銘風眼睛微微發亮,攤手說道:「十分榮幸。」

旁邊一個畫著煙熏妝的女人,十分不開心:「總得講個先來後到,是我們先約的季少。」

其他人紛紛附和。

季銘風用餘光留意着墨清塵的臉色,然後左擁右抱安撫道:「乖,我有事,下次再約。」

那些鶯鶯燕燕,雖不樂意,還是離開了。

隔間只剩他們兩人,季銘風拍着自己的旁邊的位置,臉上掛着挑釁的笑容。

墨清塵繞過桌子,坐到了對面。

「沒意思,還以為你能找到這裡,已經做好獻身的準備了呢。」

季銘風呷了一口酒,睨向墨清塵。

喉結滾動,下頜優美。

不得不說,一個男人能美到這種程度,實在妖孽。

可她卻全無欣賞的興緻,他原本不是這個樣子,如今變成這樣,全都是因為她……

墨清塵收斂了心思,開門見山,「你肯定知道我為什麼來,如果你願意幫我,事成之後,我會以我名下一半的股份低價賣給你怎麼樣?」

這是她的底牌,以季家如今在墨氏的股權份額,如果再拿到她的那一半,就能成為墨氏的控股股東。

季銘風半眯醉眼,彎起嘴角:「可是再多的股份在我眼裡,都一文不值。」

他離開沙發,俯身趴在桌子上,湊近墨清塵,淡淡的酒氣噴在她的臉上,語氣曖昧:「不如……你陪我一夜怎麼樣?如果願意嫁給我,我的股份全部都轉移到你的名下。」

墨清塵猛地起身,俏臉生霜:「季銘風,你別太過分!」

「想合作,我只接受這一個條件。」季銘風躺進沙發里,如同一隻受傷的萌獸,表情里藏着委屈。

「我已經結婚了。」墨清塵無奈的說。

季銘風固執的看着她:「我不在乎。」

「銘風哥,我們就不能好好地談談嗎?」墨清塵對上季銘風那雙深邃而略顯憂鬱的眼睛。

季銘風倚在沙發上,故意拉長語調:「那我們就談談,你為什麼沒有等我從國外回來就突然結婚。」

「不管為什麼,我已經結過婚了。」墨清塵沒有提想要離婚的打算,她不能讓季銘風在自己身上再浪費時間。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季銘風飲下滿杯酒,表情變得冷漠。

墨清塵深深的看着季銘風的臉,低聲說道:「除了這個,其他的我都答應你。」

「我只要你。」季銘風語氣中的篤定讓墨清塵的心臟漏跳了半拍,但她很快恢復正常。

這句話他說給其他任何一個女人聽,都可能讓對方不顧一切。可她是墨清塵,她的一顆心早就給了沈默言。

……

得知墨清塵特意打扮了一番,去了『夜笙歌』,沈默言的臉色一直晦暗不明。

躺在病床上的吳兮月看着面色陰沉的沈默言,眼睛裏閃過一絲嫉恨,她輕輕搖了搖沈默言的手,無辜的問道:「默言哥哥,是不是姐姐又出什麼事了?」

沈默言面色微微緩和,說道:「沒事,你好好休息。」

「你不要怪姐姐,都是我不好……我知道我活不久了,我上次不該情緒這麼激動,又惹得姐姐難過……」吳兮月說著眼淚又要掉下來。

沈默言聞言,拍了拍吳兮月的手背,安慰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