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誰的命中注定》[誰是誰的命中注定] - 第7章 留宿老宅(2)

兒。

「我怎麼生了你這個不中用的女兒,你要是有我十分之一的手段,也不會白白把沈默言落到別人的手裡。」

吳兮月撇撇嘴,知道方玉琴說的是當初她着急嫁給沈默言,給他下了葯,陰差陽錯卻便宜了墨清塵那個踐人。

對於這件事她悔的腸子都青了,壓根不想再提。

「媽,我知道你厲害,你有手段……你就不要說我了,快點幫我想想怎麼辦吧!」吳兮月搖着方玉琴的胳膊撒嬌道。

方玉琴表情陰狠:「孩子不能留,這次得想個萬全的法子,讓他們兩個徹底了斷……」

「媽,你已經想到怎麼辦了?」吳兮月有些着急的問道。

這些年多虧了媽媽的指點,讓沈默言對墨清塵好感全無,這才讓她從他們二人本已成定局的婚姻中又看到了希望。

「那是自然!那小踐人跟我斗,還嫩點兒。」方玉琴低聲與吳兮月一番耳語。

「媽,還是你厲害!這次我要讓墨清塵死無葬身之地!」吳兮月的眼神變得興奮而又陰毒,她已經迫不及待了。

方玉琴露出得意的笑容,囑咐着:「你自己得注意着點兒,千萬別露出什麼破綻。」

這一次她是勢在必得,像沈默言這樣的金龜婿在海市可是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彼時,墨清塵睡得正香,對於方玉琴母女的計劃一無所知。。

而沈默言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墨清塵蜷在沙發上睡得香甜,看着她恬靜的睡顏,沈默言心中湧起一股無名火。

這個女人費盡心機讓爺爺把自己留在老宅,現在又這般惺惺作態,她以為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就能抵消她的百般算計?

沈默言沉着臉上前一把扯掉墨清塵身上的毯子,險些將墨清塵掀翻在地。

墨清塵睡眼朦朧,看着眼前陰晴不定的男人,不明白自己又哪裡惹到他。

還沒來及開口,沈默言就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將她從沙發上拽起來,低聲怒吼:「你今天跟爺爺演的這齣戲,不就是想讓我睡你么?還等什麼?」

墨清塵秀眉輕蹙,努力想把手臂掙脫出來,說道:「我並沒有讓爺爺做什麼,你如果有什麼誤會我們可以說清楚。」

「呵!你當然不會親自讓爺爺做什麼,當年你不是也沒有跟爺爺說過隻言片語,不還是讓他老人家逼着我把你娶進門!」沈默言舊事重提。

他鉗着墨清塵胳膊的手越抓越緊,疼的墨清塵直吸氣。

「默言,你放開我……」墨清塵苦苦掙扎。

當年她要說有錯,就是不該那麼愛他,知道可以嫁給他的時候,沒有拒絕。

一時的貪戀,才有了如今的種種。

墨清塵不想再解釋,無論她說什麼,沈默言都不會相信,又何必浪費口舌!

沈默言看到她彷彿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頓時怒火中燒,他一臉嫌惡的把墨清塵摔在床上,欺身壓了上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