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誰的命中注定》[誰是誰的命中注定] - 第4章 不願意要她的孩子

她想要聽到沈默言的答案,一顆心滿懷希翼卻又彷徨不安。

沈默言聽到這個問題,心中鄙夷至極,她這樣心如蛇蠍的女人,不配做他的妻子。不知為何,此刻他卻有些說不出口。

這樣的心情,讓沈默言感到陌生,他快速起身,逃似的回了卧室。

良久,沈默言的房間傳出水聲,墨清塵自嘲的笑了笑,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間。

次日上午。

沈默言在吃早餐,張嫂端上來一個盛着水果羹的保溫盒,裏面水果的色澤搭配恰到好處,只看一眼,就讓沈默言很有食慾。

保溫盒上貼着一張便利貼,上面寫着:

默言,你昨晚喝了酒,吃點兒胃裡會舒服。

落款是:清塵。

心底似被羽毛輕輕撩了一下,酥**癢又不着痕迹。

又是這種感覺!

沈默言有些心煩意亂,「夫人呢?」

「夫人一早有些不舒服,可能是去醫院了。」張嫂答道。

醫院?沈默言目光陡然一沉,這個惡毒的女人,又去醫院做什麼?

真讓人噁心,小月都被她害得進了醫院了,她竟然還揪着不放!還敢在他面前獻殷勤……

他真是瘋了,才會對這樣一個用心險惡的女人,動惻隱之心。

他一揚手,將水果羹連着保溫桶一起扔進垃圾桶,轉身就往外走。

……

另一邊,海市中心醫院。

墨清塵摸着自己的小腹,有些不敢置信,又問了醫生一句:「您是說我懷孕了?是真的嗎?」

面目和善的女醫生微笑着說:「是的,胎兒很健康,好好回家養着吧,一個月後再來做一次檢查。」

墨清塵有些懵,明明每次都吃了葯,怎麼可能會懷孕呢?

醫生以為她是初為人母,興奮的有些傻了,又十分耐心的跟她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囑咐她好好養胎。

墨清塵這才緩過神來,手裡拿着彩超單向醫生道謝後離開診室。

「我的好姐姐,真巧,怎麼哪兒都能遇見你。」剛出門就聽到吳兮月陰陽怪氣的聲音。

墨清塵心中一窒,住院部離這邊還有一段距離,她怎麼會在這裡?

「你不在病房裡好好養着,到這裡做什麼?」墨清塵不想與她多糾纏,皺着眉說道。

吳兮月臉上帶着得意的笑,說道:「我來跟你分享默言哥哥要跟我求婚的好消息啊。」

似是故意的,她只說了這一句話轉身就走了。

「你什麼意思,給我說清楚!」墨清塵喊道。

吳兮月回頭朝着她笑了笑,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她伸出右手在墨清塵的眼前晃了晃,說道:「默言哥哥送給我的求婚戒指,一生只能定製一次呢。」

吳兮月右手的中指戴着一枚精緻的鑽戒,鑽石冷艷的光芒刺痛了墨清塵的雙眼。

她夢想成為一名珠寶設計師,所以,對珠寶一向敏銳,那枚戒指確實是吳兮月口中說的那個牌子。

「不可能,我們還沒有離婚!」墨清塵盯着吳兮月,試圖找到她說謊的證據。

吳兮月笑着,笑聲刺耳。

「那有什麼關係!默言哥哥早就答應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