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誰的命中注定》[誰是誰的命中注定] - 第1章 他,不信她。

海市中心醫院。

「默言,吳兮月心臟病複發真的跟我沒關係!」墨清塵跪在冰冷的地板上,焦急地拽着眼前身形挺拔的男人的衣角,像是拽住最後一絲希望。

她的妹妹吳兮月上午來他們家,讓她離開沈默言。他們沒說幾句就起了爭執,吳兮月卻突然昏倒了。

醫生診斷說吳兮月有先天性心臟病,是受到太大的刺激才暈倒的。

她的丈夫,也是她妹妹從前的未婚夫,認定了是她嫉妒成恨,才把吳兮月逼進了手術室。

墨清塵百口難辯,還被他押到吳兮月的病房前,下跪贖罪!

可她有什麼罪?她憑什麼要向一個上門挑釁的小!三下跪?!

「拿開你臟手!你這種女人,我看一眼都覺得噁心。」

沈默言厭惡的打掉墨清塵的手,神情倨傲,聲音冰冷:「你最好祈禱小月沒事,否則,我讓你這個惡毒的踐女人陪葬!」

他不信她!

沈默言的話像是被一把鈍刀,一點點地割去墨清塵心頭的肉,疼的她忍不住弓起身子。

「為什麼……明明我才是你的妻子,明明是她惡言相向,你為什麼不願意相信我?」

墨清塵用手捂住臉,眼淚不斷從指縫溢出。

「妻子?相信你?你明明知道小月心臟不好,為什麼還要刺激她!像你這種不擇手段爬上自己妹妹未婚夫的床的骯髒女人,憑什麼讓我相信你!」

沈默言突然暴怒,他一把抓住墨清塵的領口,把她從地上拎起來,抵在牆上。

墨清塵呼吸困難,清秀白皙的臉因為窒息,變得通紅。

她聲音沙啞,已經記不清這是她多少次為自己辯解:「不是我……我沒有……」

沈默言鬆開手,俯身狠狠咬上墨清塵的耳垂:「你這當了表子還想立牌坊的性子,這麼多年一點都沒變啊!」

耳朵上的疼痛傳來,讓墨清塵一聲痛呼。

「默言,你放開我……求求你……」墨清塵小聲哀求。

她努力的想要掙脫沈默言的禁錮,可是力氣的懸殊讓她不能撼動一毫。

一股血腥味在沈默言嘴裏散開,他嫌惡的將墨清塵扔在地上,眼神冰冷刺骨。

要不是這個陰險的女人,在他跟小月訂婚的那天給他下了葯,跟他發生關係,還讓滿城的記者圍堵在酒店門口曝光此事,他怎會背信棄義,拋下溫柔善良的未婚妻跟她這種不知廉恥的女人結婚?

「沈氏公子與墨家大小姐共度良宵」的新聞鋪天蓋地,他的爺爺親自開口過問此事,讓他想不娶她都不行。

沈默言看着頹然在地的墨清塵,言語中毫不掩飾自己的失望和恨意:

「我都已經娶了你,沒想到你還是一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