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服,給朕站出來》[誰不服,給朕站出來] - 第9章(2)

>  本來她心裏還抱有一絲希望,只要皇上不正式下旨廢了她的二聖臨朝之權,她就還有機會。

  可是現在,最後的一絲希望破滅了。

  聖旨一下,回天乏術。

  她這個二聖臨朝的皇后,明面上算是徹底的被廢除了聽政的權利。

  再無迴旋的餘地。

  「該死。」

  武嬰憤怒的將旁邊的茶杯摔在了地上。

  哪怕她再是心思深沉之輩,此時,也難掩心中的憤怒。

  魏忠和旁邊的宮女嚇得立馬跪在了地上,大氣也不敢喘一聲。

  他們還從來沒有見過自家主子這樣失儀過。

  在他們的印象里,自家主子無論多大的事,可是從來都面不改色的。

  可是今天,她卻動怒了。

  「還有什麼消息?」

  武嬰壓制着心中的憤怒,看向了跪在地上的魏忠。

  「回娘娘,還有趙高抓了不少人,其中有一些都是咱們的人。」

  「並且,皇上還賜了趙高一塊金牌,給了他三天時間,讓他徹查之前西北四府賑災一事。」

  「還有,金鶴奉命接管了禁軍,撤換了皇宮內大部分的守衛,有異議者都被處死了。」

  魏忠將打聽到的這些消息都事無巨細的說了出來。

  武嬰聞言後,臉色及其的難看。

  這些消息,無一不再證明皇帝確實與之前不同了。

  「看來咱們這位皇上是真的變了。」

  武嬰眼神閃爍了一下,看向了旁邊的婉兒;「讓你查的事,有結果了嗎?」

  「回娘娘,那些守衛好像是突然冒出來的一般,查不出一點線索,只知道那位將軍叫呂布。」

  「至於皇上的身體狀況,也是毫無所獲。」

  婉兒立馬說道。

  之前武嬰在離開帝王寢宮的時候,就吩咐她去查并州狼騎和呂布的底細。

  順便探探周晨這位皇帝的身體狀況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突然就看上去跟康復了似得。

  可是查來查去,都沒查出一點消息,只查出了呂布的姓名。

  其他一無所獲。

  武嬰聽到婉兒的話後,眉頭不由的皺了起來。

  要知道,這宮內她可是遍布耳目,任何的風吹草動基本上都瞞不過她。

  怎麼可能查不出帝王寢宮那些守衛的來歷和底細呢!

  還有周晨這位皇上的身體狀況也是沒有一點消息。

  這讓武嬰心中的疑惑更勝了。

  「一夜的時間,當時帝王寢宮到底發生了什麼?」

  武嬰猜測着。

  第一次感覺,有些事情已經超出了她的掌控。

  「魏忠,找時間和趙高好好聊聊,明白本宮的意思嗎?」

  武嬰示意的望向了魏忠。

  「老奴明白。」

  魏忠眼裡閃過一道精光,立馬明白了自家主子的意思。

  這是想從趙高的身上打開缺口了。

  「明白就好。」

  「這幾天你們都給本宮注意點,尤其是皇上那邊,絕不能有一絲放鬆。」

  武嬰一臉慎重的說道。

  「還有。」

  「婉兒,給本宮繼續查,一定要查出那些守衛的來歷和皇上的具體情況。」

  武嬰就不相信,憑着她這些年的布置,還查不出這些消息來。

  「是,娘娘。」

  婉兒和魏忠同時應聲的說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