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服,給朕站出來》[誰不服,給朕站出來] - 第9章

  「拿着朕的令牌給朕繼續查,不管是誰,敢有不尊令者,處死。」

  周晨隨手將一個令牌扔給了趙高。

  這是代表着皇權的御賜金牌。

  見令如見帝。

  只要拿着這個令牌,就相當於代表着皇權,有了先斬後奏之權。

  這種權利,不可謂不大。

  哪怕是再昏庸無能的皇帝,也不會輕易的賜下。

  可是周晨現在卻輕易的賜給了趙高。

  「還有。」

  「給朕徹查西北四府賑災一事,朕要知道具體的詳情,尤其是賑災銀都去了哪裡。」

  「朕只給你三天時間,三天後,朕要看到結果。」

  周晨冷聲的說道。

  權利他給了。

  但他要結果。

  之前朝堂上他只所以沒有說這件事,是因為眼下最重要的是賑災平亂,防止民變擴大。

  可這並不代表他這個皇帝就不會追查此事。

  敢動賑災銀?

  敢棄城而逃?

  這樣的官員他絕不會放過。

  「老奴領命。」

  趙高一臉冷汗的接過了御賜金牌,心裏是有苦難言。

  這是權力不假。

  但也是催命符。

  他可不認為皇上對他已經信任到了這種地步。

  這一個不小心可是要掉腦袋的。

  「去辦事吧!朕等你的結果。」隨即周晨揮了揮手。

  「老奴告退。」趙高立馬起身退出了養心殿。

  看着趙高離開的背影,周晨的眼睛眯了起來。

  「趙高啊趙高,你是黑是白,相信看快就見分曉了。」

  有了之前張德的背叛,周晨對趙高這個跟隨了他十多年的貼身太監也是戒備的很。

  他知道,往往能讓你悄無聲息一命嗚呼的,都是你毫無防備身邊最信任的人。

  就像前世明朝那幾位莫名死去的皇帝,什麼紅丸案,落水案,明顯都是身邊的人出了問題。

  周晨的手指規律的敲打着龍椅上的把手,眉頭緊皺。

  剛剛趙高說大周內衛已經名存實亡,這可不是好消息。

  要知道,內衛可是大周曆來皇帝知曉天下事的眼睛和耳朵,有監查百官,巡視天下之責。

  一旦沒了內衛,那麼皇帝就是一個可以任由群臣擺布的瞎子和聾子。

  要真是那樣的話,那皇帝離滅亡也就不遠了。

  這是歷朝歷代得出的一個結論。

  周晨可不想變成一個這樣的聾啞皇帝,任由大臣們擺布。

  「看來內衛是不能用了。」

  周晨喃喃自語着。

  內衛名存實亡了不說,還有人把手伸進了內衛。

  這樣的眼睛和耳朵誰敢再用。

  清理整頓?

  還不如另起爐灶。

  ……

  青鳳宮。

  皇后的宮殿,三宮六院之首。

  寓意着後宮以鳳為尊。

  皇后武嬰坐在鳳椅上,看着打探消息回來的魏忠。

  「你是說,皇上在朝堂上已經公然下旨廢了本宮二聖臨朝的權利?」

  武嬰一臉難看的問道。

  「回娘娘,皇上不但在朝堂上下旨公然廢了娘娘臨朝聽政的權利,還把太傅大人打入了天牢…。」

  魏忠把今天朝堂上事情如實的說了一遍。

  武嬰聽後,臉色陰晴不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