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服,給朕站出來》[誰不服,給朕站出來] - 第8章(2)

群臣默然。

  ………

  退朝後,文武百官臉色各異。

  今天朝堂上發生的事對他們的衝擊實在是太大了。

  太傅嚴華是什麼人?

  那可是先皇留下來的四大輔國大臣之一,大周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四大權臣之一。

  就是先皇在位的時候,也是多有倚仗。

  可就是這樣的人物,今天朝堂上卻被皇上以一個賑災不力的罪名打入了天牢。

  還有二聖臨朝,權傾一時的皇后也被當今皇上的一句話直接廢除了所有權利。

  這樣的衝擊,讓文武百官一時間都有些難以平靜。

  自當今皇帝登基以來,他們還從來沒有見過當今皇帝像今天這樣霸道凌厲的一面。

  他們感覺當今皇帝變了。

  變得不再是之前那個優柔寡斷,庸碌無為的皇帝了。

  這對於朝堂上大部分的群臣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尤其是以太傅嚴華和大將軍武進為首的外戚一黨,心裏都蒙上了一層陰影。

  今天朝堂上皇帝的舉動,明顯是在針對他們外戚一黨,皇后的權利被廢,太傅被打入了天牢。

  他們外戚一黨的勢力可謂是極大的被消弱。

  這可不是一個好的信號。

  ……

  養心殿。

  周晨退朝後,沒有回帝王寢宮,而是直接來了養心殿。

  這裡是大周曆來皇帝日常休息處理政務的地方。

  之前他因為重病的緣故一直久居在寢宮,很少來養心殿。

  可是從現在開始,他要居住在這養心殿。

  至於皇后武嬰,後宮才是她該待的地方。

  「老奴見過皇上。」

  在周晨回到養心殿的時候,趙高已經等在這裡了。

  見到周晨後,立馬上前行禮道。

  「怎麼樣?」

  「查出來了沒有?」

  周晨坐下來後,直接問道。

  「回皇上,老奴無能,什麼都沒查出來,還望皇上贖罪。」

  趙高立馬跪在了地上說道。

  該抓的人他都抓了,該查的人他也都查了,可就是查不出一絲線索。

  好像張德的背後根本就沒有什麼人一樣是的。

  只純粹是他個人想要毒害皇帝。

  「廢物,你掌管內衛,連宮內這本是屬於你的一畝三分地都查不出來,朕要你何用?」

  周晨一臉難看的俯視着趙高。

  要知道,趙高可是掌管着大周內衛。

  大周內衛是幹什麼的?就是專干這個的特殊部門。

  可就是這樣的特殊部門,在他們的一畝三分地上,居然查不出一點消息。

  這已經不單單是失職怎麼簡單了。

  「皇上贖罪,內衛早已名存實亡,就這,老奴能用的也只有其中的一半,另一半老奴都指揮不動。」

  趙高一臉煞白的立馬解釋道。

  他真怕皇上一怒,直接讓禁軍把他拖出去咔嚓了。

  周晨聽到趙高的話後,臉色更是陰沉的嚇人。

  內衛可是皇帝的眼睛和耳朵。

  沒有了內衛,皇帝就是一個沒有了眼睛和耳朵的瞎子和籠子。

  還有人居然敢把手伸進了內衛。

  真是不知死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