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服,給朕站出來》[誰不服,給朕站出來] - 第7章(2)

  ……

  一個個文武官員站了出來為太傅嚴華求情。

  周晨看在眼裡,不為所動。

  「拖下去。」

  「誰敢再為太傅求情,給朕一併拖出去,打入天牢。」

  群臣聞言,無不變色。

  再沒有一人敢開口為太傅嚴華求情。

  他們還從來沒有見過周晨這位皇帝怎麼霸道不容置疑的一面。

  他們毫不懷疑,要是他們再敢開口為太傅嚴華求情,周晨這位皇帝會不會把他們也打入天牢。

  而太傅嚴華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可最後只能化作一聲長嘆,一臉灰白的被禁軍拖了出去。

  不是他不想開口,而是不能開口。

  他總不能告訴周晨這位皇上,他撥下去的賑災銀都被人貪了吧!

  那無疑與找死沒什麼區別。

  「還有。」

  在太傅嚴華被禁軍拖出去後,周晨一臉銳利的掃視着群臣。

  「從現在開始,廢除皇后二聖臨朝之權,以後後宮不得干政,朝中任何大小事情都必須經過朕批閱才行。」

  什麼?

  廢除皇后二聖臨朝之權?

  後宮不得干政?

  皇上這是要幹什麼?

  群臣臉色皆是一驚,不明白周晨這位皇上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要說之前二聖臨朝也是周晨這位皇上的主意。

  現在又要廢除。

  難道是皇上現在感受到了來自皇后娘娘二聖臨朝權利的威脅,所以要收了皇后娘娘的權利嗎?

  有些嗅覺靈敏之輩已經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他們立馬明白剛剛周晨這位皇上為什麼不管是大將軍和群臣如何求情都要把太傅嚴華打入天牢了。

  原來皇上這是在開始清除皇后娘娘的羽翼。

  誰不知道,太傅嚴華是皇后娘娘的人。

  除了太傅嚴華,還有大將軍武進。

  可以說,朝中四位輔國大臣,其中有兩位是皇后娘娘的人。

  這還不算其他朝臣。

  可見皇后娘娘在朝中的勢力有多大。

  丞相袁博眼裡閃過一絲異樣,撇了一眼大將軍武進。

  本來他是想看看,大將軍武進在聽到周晨這位皇上要廢了皇后二聖臨朝的權利時,會不會站出來反對?

  畢竟,大將軍武進是國丈,是皇后娘娘的父親,要是皇后娘娘被廢了二聖臨朝之權,那麼外戚一黨的勢力和威望都會被削弱很多。

  結果缺讓丞相失望了。

  大將軍武進自始至終都是沉默無聲,絲毫沒有要站出來反對的意思。

  其他屬於皇后外戚一黨的官員,見大將軍武進沒有動作,也就都沒有出聲。

  這一下,文武百官算是默認了周晨這位皇上廢除皇后二聖臨朝權利的旨意。

  從此,皇后武嬰表面上算是正式的結束了她臨朝聽政的權利。

  「好了。」

  「現在眾卿說說,西北四府的事該如何解決。」

  「北方四州的旱災又該如何救濟。」

  周晨見沒有群臣站出來有異議,這才再次說道,望向了群臣。

  本來他還等有人站出來跟他唱對台戲,好讓他立立威呢!

  結果缺沒有一個群臣站出來。

  這倒是省了他不少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