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服,給朕站出來》[誰不服,給朕站出來] - 第6章

  慈寧宮中。

  在武嬰離開後,太后沉思了起來。

  她在考慮張德毒害皇上這件事到底和皇后有沒有關係?

  還是說,張德的背後就是皇后?

  要不然,皇上為什麼剛剛處死了張德,就突然立馬要收回皇后的二聖臨朝之權?

  太后可是知道,皇上平時被武嬰這個皇后迷得神魂顛倒。

  為了武嬰這個皇后,皇上的後宮至今都沒增添過一人。

  還給了武嬰這個皇后二聖臨朝的權利。

  這樣的獨寵,一般情況下皇上是不可能會輕易的對武嬰這個皇后出手的。

  難道是皇上發現了什麼或是查出了什麼蛛絲馬跡?

  太后眼裡爆射出一道精光,立馬喚了一聲。

  「無舌。」

  太后的話音剛落。

  「老奴在。」

  一個老太監就悄無聲息的走了進來,朝着太后微微的低了低頭道。

  「趙高那邊查出什麼沒有?」太后看着老太監問道。

  老太監立馬躬身說道;「回太后,還沒有,趙高抓了很多人,可是都查不出一點痕迹。」

  太后聞言,皺了皺眉,沉思了幾秒。

  片刻後,太后再次看着老太監道;「給哀家盯着點皇后,這幾天宮內恐怕不平靜,都給哀家注意點。」

  老太監立馬心領神會的點了點頭;「是,太后。」

  ……

  帝王寢宮。

  周晨翻了翻之前沒有處理過的一些奏章,臉色一陣難看。

  這些奏章,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無關緊要的小事。

  周晨最想知道了解,有關大周真實情況的奏章,卻一個沒有。

  顯然。

  這就是二聖臨朝的惡果。

  之前那些重要的奏章恐怕是都送到了養心殿,交給了那位二聖臨朝的皇后批閱了。

  周晨隨手將這些奏章丟到了一邊,招來身邊的內侍讓他立馬準備朝會去了。

  既然之前重要的奏章都送給了皇后批閱,那麼他就只能在朝會上再聽聽大臣們的奏報了。

  說起來,他這個大周的皇帝,之前因為重病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臨朝了。

  要是再不臨朝,恐怕很多人都已經忘記了他才是大周名正言順的皇帝。

  ……

  皇帝臨朝的消息一傳出去,就引起了文武百官不小的驚訝。

  他們都知道皇上龍體欠安,已經有兩個月沒有臨朝了。

  怎麼今天皇上突然要臨朝了?

  有些消息靈通之輩,已經得知了宮內發生的事情,心中猜測,皇上突然臨朝恐怕和宮內發生的事情有脫不了的關係。

  文武百官匯聚到了金鑾殿外。

  順着玉道兩旁依次進入。

  等所有的文武百官都進入了金鑾殿後,周晨才從金鑾殿內側面的玉道上直接登上了龍台,坐在了龍椅上。

  「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見周晨到來,文武百官跪下高呼。

  周晨坐在龍椅上,看着下面低頭俯首的文武百官,一時間心情澎湃。

  「眾卿平身。」

  周晨平復了一下心情,緩緩的開口說道。

  「謝皇上。」

  文武百官得到周晨的允許後,陸續站起了身。

  「有事起奏,無事退朝。」

  旁邊太監尖銳的聲音響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