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服,給朕站出來》[誰不服,給朕站出來] - 第5章(2)

宮內守衛的撤換。

  ……

  慈寧宮。

  太后的久居之地。

  不管皇宮內怎麼的暗流涌動,風聲鶴唳,都影響不了這裡的寧靜。

  一般也沒有人敢來這裡擾其清凈。

  太后坐在主位上,看着旁邊哭哭啼啼的武嬰。

  「皇后,你是後宮之主,哭哭啼啼成何體統。」

  「有什麼事和哀家說,哀家給你做主。」

  太后一臉無奈的說道。

  這皇后自打進來就哭哭啼啼個沒完,好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搞得她這個太后都是莫名其妙。

  按理說,皇后武嬰如今二聖臨朝,大權在握,誰還敢讓她受委屈不成。

  「母后,你可得給臣妾做主,皇上要廢了臣妾。」武嬰抽泣的說道。

  呃?

  皇上要廢后?

  太后一愣,眼裡閃過一絲驚異。

  立馬聯想到了剛剛傳來張德毒害皇上被皇上處死的消息。

  難道皇后和這件事有關係?

  要不然皇上怎麼可能會平白無故的要廢后。

  太后心裏想着,臉上不動神色的說道;「皇后,你沒弄錯吧!皇上怎麼可能會廢后。」

  「你跟哀家具體說說是怎麼回事,要是皇上真要平白無故的廢了你,哀家給你做主。」

  太后看着武嬰說道。

  「母后,也不知道臣妾哪裡做錯了,皇上讓臣妾以後管理好後宮就行。」武嬰一邊擦着眼淚一邊說道。

  「可是母后你也知道,皇上的龍體一直都不好,現在才剛剛有些好轉,皇上就要忙國事,要是皇上勞累過度,有個什麼閃失,臣妾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武嬰又小聲的抽泣了起來。

  太后聽到這裡,立馬就明白了武嬰的心思。

  什麼擔憂皇上勞累過度,有個什麼閃失。

  說白了,不就是不想放下手中二聖臨朝的權利嗎。

  不過武嬰說的也有幾分道理,皇上身體本來一直就不好,要是再費心的勞累,真有個什麼閃失,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太后嘆了口氣;「皇后放心,這件事哀家已經知道了,哀家會和皇上說的。」

  「不過皇上終究是皇上,是大周唯一的皇帝,正所謂天無二日,國無二君,這一點哀家希望皇后能明白。」

  太后敲打着皇后武嬰。

  她沉浮後宮幾十年,皇后武嬰心裏的那點算計又怎麼可能瞞得過她。

  她雖然不介意自己每次都主動上皇后武嬰的當,但該敲打的時候還是要敲打的。

  「臣妾明白。」

  「臣妾一直以來都是輔助皇上,避免皇上勞累過度,累垮了龍體。」

  武嬰止住了抽泣,很乖巧的說道。

  太后滿意的點了點頭;「明白就好,你先回青鳳宮吧!先管理好後宮,這兩天宮內恐怕不太平。」

  「臣妾告退。」

  武嬰走出了慈寧宮後,臉色有些微沉。

  泫然欲泣的表情早已消失,恢復了之前的平靜。

  「看來這個老妖婆也靠不住了。」

  武嬰眼神閃爍着。

  本來她還想借太后之手,去試探一番皇上,以達成自己的目的。

  以前這招是百試百靈。

  可是這次卻不靈了。

  太后表面上雖然應承了下來,但卻敲打了她一番。

  顯然這是開始忌憚她了。

  「看來得早作準備了。」

  武嬰看向了身邊的貼身宮女婉兒。

  「你一會親自出宮去趟大將軍府,讓大將軍小心應變。」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