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服,給朕站出來》[誰不服,給朕站出來] - 第4章(2)

點都不假啊!

  這武嬰恐怕是巴不得他早點死才好,還擺出一副關心擔憂他的表情。

  入戲還真夠深的。

  要不是他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周晨,恐怕還真就信了這個女人的鬼話。

  「好了好了,朕這不是沒事嗎,身體也完全康復了,你以後就不用再替朕處理朝政了,管理好後宮就行。」

  周晨擺了擺手,說道。

  什麼?

  武嬰一愣。

  她怎麼也沒想到,周晨這個皇帝突然要收了她的二聖臨朝之權。

  不讓她處理朝政了。

  這怎麼可以。

  她費盡手段,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權勢地位。

  怎麼能被周晨說收回就收回。

  這絕對不行。

  武嬰一臉泫然泣下的看着周晨:「皇上,是臣妾哪裡做錯了嗎?」

  「皇上龍體剛剛好,要是勞累過度,臣妾就是萬死也難辭其咎啊!」武嬰關心的說道。

  周晨淡淡的撇了一眼武嬰:「你沒做錯,是朕錯了,後宮不得干政,這是自古祖訓。」

  接着,周晨又一臉不容置疑的看着武嬰:「朕這不是在和你商量,是在通知你,以後後宮不得干政,你管理好後宮就行了。」

  武嬰一聽,臉色直變:「皇上……」

  周晨揮了揮手:「朕乏了,你先退下吧!」

  周晨根本就沒有再給武嬰開口的機會,直接讓其退下。

  見周晨不容置疑的態度,武嬰一臉不甘的只好作罷。

  「臣妾告退。」

  目視着武嬰離開的背影,周晨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真當他還是以前那個優柔寡斷,溫順體孝的皇帝嗎?

  這點手段想跟他斗,還差了點。

  「武嬰啊武嬰,朕能給你多大的權利,朕就能收回來。」

  「畢竟,朕才是大周名正言順的皇帝。」

  周晨喃喃自語着。

  要不是還有些顧忌,他剛剛就直接廢了這個女人的後位,將其抓起來了。

  如果他沒猜錯的話,這張德背後的主謀恐怕最有可能的就是她。

  誰叫他這個皇帝出了事,這個女人獲利最大。

  但也不一定,或許也有人想坐收漁翁之利呢!

  不過不管張德背後的主謀是不是這個女人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說是那就是。

  ……

  武嬰走出寢宮後,本是不甘的神色立馬消失不見,反而一臉的平靜,只是臉色有些難看。

  她感覺周晨這個皇帝變了。

  變得有些生疏陌生了。

  要是換做以前,只要她使點小手段,她說什麼,周晨這個皇帝就聽什麼。

  要不然她也不可能有如今二聖臨朝的權利。

  可是現在,周晨這個皇帝非但不吃她這一套了,反而突然還要收回她的臨朝之權,打了她一個措手不及。

  幸好她現在的羽翼已豐,想要一句話就收回她的臨朝之權可沒那麼容易。

  並且,周晨這個皇帝的身體突然的完全康復也讓她心存疑慮。

  昨天還是重病卧榻,今天卻是完全康復。

  這幾乎是不可能。

  再好的靈丹妙藥也沒有這麼快。

  更何況,周晨這個皇帝從小就體弱多病,不知道吃了多少名貴藥材,也沒見完全康復。

  這一下子怎麼可能會完全康復?

  可剛剛看他的氣色又不像是有病的樣子。

  難道是迴光返照?

  武嬰眼神閃爍了一下,側身對着貼身宮女婉兒小聲的說了幾句。

  然後上了鳳輦。

猜你喜歡